Stephen Chan

記念文集

懷念我們的父親 – 陳能儆牧師
思念我的終道哥哥 – 陳供生先生
致敬愛之牧長的一封信 – 黄學齡牧師
十分十分懷念陳終道牧師 -麥希真牧師麥陳永萱師母
感謝神將陳牧師賜給中國教會 – 廖振勝牧師
陳終道牧師安息禮拜 – 何衛中牧師
榮神益人的忠僕 – 許朝英先生
追憶恩師的點點滴滴 – 朱志偉牧師
懷念陳終道牧師 – 胡欽牧師
守道的模楷 – 于中旻博士
終身善牧 – 張慕皚牧師
一生為家庭教會承先啟後的牧師 – 鄭崇楷長老
終身受用的一席話 – 陳梓宜姊妹
你的教導令我一生受用 – 李錦彬牧師
懷念我所敬愛的陳終道牧師 – 李秀全牧師
永念同路人 – 沈保羅牧師
陳終道牧師印象記 – 劉逾瀚牧師
緬懷文宣戰士–陳終道牧師 – 蔡宇銓醫生
每天都要有寫作 – 蔡春曦牧師
緬懷陳終道牧師 – 李傳慶牧師
那美好的仗 – 繆詠堂傳道
致陳牧師的一封信 – 秦銘漢先生
良牧楷模 – 汪志强傳道
永遠懷念 – 真理堂弟兄姊妹
致陳師母及府上各位 – 陳冠雄、陳盧美馨夫婦
下一站,天堂 – 韻
祢的名在全地何其美 – 曹杜蜜如姊妹
懷念陳終道牧師 – 王健安長老
「終」身弘「道」的老師 – 黃彼得牧師
告別陳終道牧師 – 陳黛娜姊妹
我認識的陳終道牧師 – 廖振勝牧師
隨記牧師二三事 – Jennie
讀後感 – 张联灵传道
悼念陳終道牧師 – 湯錦洪、劉嫣怡夫婦
陳牧師, 我們永遠懷念您 – 吳牛麗華姊妹
我屬靈的父親 – 梁方鳳嫻姊妹


懷念我們的父親

2010.12.04 – 陳能儆牧師 (於加拿大士加堡華人浸信會服事)

父親陳終道牧師1924年7月2日於香港出生。原名陳讓德,童年在封建的大家庭成長,感到長輩偏愛,怨恨父母,八、九歲就經常偷母親的錢。1936年6月14日,參加宋尚節博士的佈道會,悔改信主,後又故態復萌,甚至離家出走,曾在昆明、重慶等地流浪。 1945年在趙君影牧師主領的大學團契奮興會中得復興, 奉獻己身, 為主使用. 並立志終身學道守道行道至見主面, 改名為終道自勉.


父親的事奉
父親的心志蒙神悅納,60多年來父神在祂的國度使用父親在文字寫作,神學教育,牧養教會上榮耀祂聖名。我們讚嘆神的恩典。在一個謙卑的人身上成就祂奇妙的作為。


文字事奉方面:新約書信講義可算是父親最經典的寫作,乃憑著信心,經過22年堅持 地寫作完成。在執筆寫新約書信講義之前,曾任「生命雜誌」編輯,宣道書局執行編輯以及作「聖經報」的編輯。1981年創辦「金燈臺雙月刊」。


神學教育方面:父親曾在香港海外神學院, 播道神學院,建道神學院,中華神學院教授課程。後來,並於菲律濱聖經學院任教務主任及講師,又於新加坡神學院任新約講師。


牧養教會方面:父親曾在福州、台北、厦門香港喜樂福音堂、(在此認識了母親莫蘭芳,並結婚)、印尼椰嘉達為道堂、溫哥華門諾弟兄會頌恩堂顧問牧師、建立烈治文華人宣道會、協助成立烈治文門諾弟兄會真理堂。另外,曾在卡加里和多倫多任代主任牧師。


我們的父親
父親對工作/事奉非常認真,尤其在寫作上面。他要求自己每天都有所寫作。若一天未能寫作,他認為那一天是浪費了。所以,他經常在書房裏專心研經、思考和寫作。<


父親照顧母親,為家籌算安排。他是家中的木匠、醫師、和教練。雖然家裏資源有限,但是我們總不覺得貧窮。父親總是盡所能買最好的給我們


父親是家中的牧者。我們從小就得到他聖經的教導。他帶領我們家庭崇拜,勸導訓勉,不斷提醒我們行事為人要討主喜悅


父親有許多喜好。他喜歡西洋古典音樂,常常錄下電台的音樂,想聽的時候就把它播放。父親喜愛攝影和書法。


父親愛吃雪糕(冰淇淋)、鹹肉Bacon,饅頭,蔥油餅等等。


父親喜歡新款器材,從古老大錄音機到迷你型的和walkman,照相機是德國袖珍型,手錶有自動不上鍊的,鬧婊,電字數字的等。


父親也看電視劇。他很喜歡看Hawaii Five-O和「包青天」。


父親常自創一套健身操,把柔軟體操和太極拳結合。


父親雖然常常在書房,但是也曾帶我們去狂街,去吃大餐,去沙灘,去公園。有一次他得到兩張球賽的票,他帶來我們其中一個孩子去了。


父親進入永恆
近年父親身體軟弱,活動的能力逐漸減退,溝通的能力也漸漸消去,看來沒有甚麼明顯的事奉,但是他臉上的微笑似乎表示他明白他晚年的事奉就是以微笑把神平安的信息帶給他身邊的人,特別帶給那些來探望他的人。我們為父親感謝神,神成就他的心願,終身學道守道行道,且「傳道」,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天。2010年11月24日下午約2:40分,神把父親接回去,從地上短暫的家,進入天上永恆的家,進入一個榮耀的新的開始。父親享年86歲。

返回目錄


思念我的終道哥哥

2010.12.03 – 陳供生先生 (陳終道牧師胞弟, 在聖樂上帶職事奉多年, 退休後自由傳道)


我跟他是親兄弟,並且他排行第三,我第四,理當非常接近。但是我們卻不一同成長,我幼年時他不住在家中,到大家成年了又各散東西,他在東南亞不同的城市做主工,而我則在香港建立我糊口的小王國,日後更加一個移民加拿大,一個移民澳洲,在地理上就更加相隔遠了。


盡管是這樣,在家中七個兄弟姊妹裡,他確是我最尊重、敬愛的一位。我年輕時,他已經火熱地事奉主,而我不愛主,是個很自是的基督徒,讀經是走馬看花式,好使我能在人面前說,整本聖經我已了過多少遍了。到上帝把我推下崗,我才開始細心讀聖經,他一知道我有這意念,就把他自己讀過的珍貴釋經書寄來澳洲,又送給我整套Richard Lenski的新約釋經全書,他自己的著作就更不在話下了。這些書籍,花了我好幾年的時間,都是天天早午晚相繼地埋頭,才能草草讀完。


日後上帝也為我在北美洲開了事奉的門,我便偶有機會去和他短聚。我們雖然相處的時候不多,但每有機會,他總不厭其煩地把我一知半解的經節,作有條理的講解。


我在工場上,也韜了不少他的光,因為許多教會都喜歡介紹我是陳終道的弟弟。他這一離去,令我加倍惦掛他,這掛念令我想起耶穌的一個禱告:


「父啊!我在那裡,願祢所賜給我的人也同我在那裡,叫他們看見祢所賜給我的榮耀。」──約翰福音17:24


我們總希望我們所愛戴的人能更長久地留下來,所以懇切地求醫治,求解脫困擾;焉知耶穌也在禱告,求祂所愛的人、屬祂的人、也就是愛祂的人,要與祂同在一起。那麼我們豈不是與主相爭嗎?主要他歸天,我要他留地。真是微妙,值得反省!


在飛機場會有兩個報告版,一個顯示「離境」,另一個顯示「到達」。離境令人傷心;到達令人歡喜。今天在地上而言,終道哥是離境,令人惋惜;但在天家來說,他是到達,令眾先聖歡樂,主也歡喜,因為又多了一個見到祂榮耀的人了。


我們不是常說要討主歡喜嗎?那就讓我們在此事實上討祂歡喜吧!

返回目錄


感謝神將陳牧師賜給中國教會

2010.12.04 – 廖振勝牧師 (建道神學院65年畢業生,事主多年,宣教牧會,培訓傳道人)


感謝神將陳牧師賜給中國教會
数十年來造就無数天國工人
培育無数華人信徒
現陳牧師雖已息了地上的勞苦
但藉著等身著作, 將繼續服事上主和祂的子民
他溫文怡雅的身影, 將長留在我們心中
他樸實無華的生活作風, 是我們的榜樣
當年他深入淺出, 諄諄善誘的教誨,
給我們典定了愛慕主道, 研讀聖經的基礎
我們將繼續奮力前行, 不致辜負恩師的苦心

返回目錄


緬懷陳終道牧師

2010.11.26 – 李傳慶牧師 (加拿大素里浸信會)

在國內的時候就拜讀過陳終道牧師所著的《新約書信解經講義》﹑《以經解經》等書﹐深深體會到陳牧師書中那嚴謹的以經解經﹐以及對神話語的敬畏﹐幫助到我在研讀聖經的時候﹐更好地去明白神話語的奧妙和偉大。


認識陳終道牧師還是移民來到溫哥華以後。一個偶然的機會聽說陳牧師就住在溫哥華﹐我和聯靈便在主日前去他所牧養的教會拜訪﹐剛見面就被他的幽默風趣所吸引﹐陳牧師說﹕“沒有人吃過雞蛋會去拜訪母雞的﹐如果你讀過我的書後再來見我﹐一定會失望的。”但許多年過去﹐不僅沒有失望﹐而是從陳牧師的身上學習到一個上帝忠心僕人的典範。

當我和聯靈剛剛蒙召全時間事奉的時候去請教陳牧師﹐心中本想得到一些鼓勵﹐但陳牧師卻對我們說﹕第一﹕全時間事奉是死路一條﹔第二﹕牧師這活不是人干的﹔如果你們清楚明白這兩點﹐就可以走上全時間事奉的道路。如今將近十年過去﹐越來越明白陳牧師話的含義﹕全時間事奉確實不是一條憑人自己可以選擇的道路﹐而是一條沒有回頭路的One Way﹔而且﹐若沒有上帝親自的呼召﹐若不倚靠上帝的無限的恩典﹐沒有人可以承擔牧師的重任。多年以來﹐陳牧師的勉勵時常回想在腦海﹐提醒幫助我們在事奉的道路上面對一切的挑戰和艱難。

許多時候﹐我們的認罪悔改往往是膚淺的﹔而從陳牧師身上我學習到徹底對付罪的功課。陳牧師曾經坦誠分享他對付罪的見證﹕在抗戰時期的重慶﹐他和一位同學用偽造的中學文憑混蒙過關﹐順利進入復旦大學。可是﹐當蒙聖靈光照後﹐他不僅向神認罪悔改﹐而且﹐不計後果和代價的向校方書面認罪(詳見陳終道牧師著《游子遲遲歸》P73)。這種向罪死﹑對付罪的見證實在是我們今天基督徒生命中所缺乏和好好學習的功課。


陳牧師是蒙神重用的僕人﹐華人教會德高望重的聖經學者﹐一生著述甚多﹐但他卻非常的謙卑。一次我向他請教一個聖經中關於智慧書的解經問題﹐他回答說﹕我對舊約聖經中的詩體缺乏研究。從陳牧師身上我看到一個神的僕人對神話語的敬畏之心﹕對於聖經中的問題﹐一定要存敬畏的心去解釋﹐若不懂就坦誠承認不懂﹐不要為了面子不懂裝懂﹐這一點對於一個傳道人尤為重要。


陳牧師作為一個德高望重的牧者﹐非常愛護﹑提攜﹑幫助年輕傳道人的成長。2002年﹐在陳牧師家中有一個國語查經班。陳牧師邀請我來帶領﹐他坐在旁邊幫助回答問題。當時我心中誠惶誠恐﹐恐怕出錯﹐但陳牧師總是用愛心鼓勵我大膽去帶領。在陳牧師家的查經班持續了一年多的時間﹐我從陳牧師身上學到的不僅僅是他聖經知識的淵博﹐而是他對神話語的敬畏和渴慕。陳牧師曾經分享說﹕傳道人不僅要熟悉聖經﹐還要背誦聖經﹐不僅要背誦經文內容﹐還要背誦經文的出處﹔因為傳道人的話沒有權威﹐上帝的話才有權威。如果你不能將經文的出處告訴弟兄姊妹﹐他們怎麼能夠信服呢﹖陳牧師自己就曾經因著背誦聖經而用懷了幾個錄音機。與陳牧師在一起查經聚會的那一年多﹐對於像我這樣一個年輕傳道人實在是非常寶貴難得的經歷和訓練。
陳牧師也常常向我們分享他幾十年牧會的經驗﹐幫助我們在事奉道路上成長。並且陳牧師自己生活非常簡朴﹐卻幾次用金錢的奉獻支持我和聯靈去讀神學。從陳牧師身上﹐我看到的是一個慈愛牧者的榜樣﹐學習到一個如何做一個合神心意的牧者。


對上帝的忠心是我從陳牧師身上學到的另一個美德。陳牧師97年大病初愈後完成< 直到地極—使徒行傳講義>(詳見本書序言)﹐他心中一直盼望能夠完成< 約翰福音解經講義>和< 摩西五經解經講義>﹐但由於身體緣故一直未能如願﹐他心中一直感到愧疚。一位姊妹安慰陳牧師說﹕你所著的近六十本書﹐我們都還沒讀完。不要再寫了﹐安心休息就好。


在陳牧師八十壽宴上﹐他用聖經傳道書12﹕1的經文勉勵在座的弟兄姊妹﹕“‘你趁著年幼﹑衰敗的日子尚未來到﹐就是你所說﹐我毫無喜樂的那些年日未曾臨近之先﹐當記念造你的主。’我已經八十歲了﹐衰敗的日子都尚未來到﹐你們都還年幼﹐更應該用年輕的生命去記念造你的主﹐盡心竭力的去事奉主。”在場的弟兄姊妹都深受鼓舞和勉勵。


多年來在事奉道路上得到陳牧師的鼓勵﹐心中一直盼望他能夠出席我的按牧典禮﹔可是﹐到我按牧的時候﹐他卻因著身體的緣故躺在了病床上。按牧典禮結束後﹐幾位弟兄姊妹一起去探望陳牧師﹐在病床邊陪他一起唱詩歌﹑禱告。雖然年邁體衰﹐但他還是那麼喜樂地和我們一起讚美神﹐感動得另外一位姐妹淚流不止。


時間剛剛過去一個多月﹐陳牧師卻已經離開我們﹐安息在他一生所事奉深愛的救主懷中。心中雖然甚感傷痛不捨﹐但想到他一生為道盡忠﹐如今安然被主接去﹐不禁為陳牧師獻上滿心的感謝和讚美。


“有一地比日中更光彩﹐雖遙遠我因信望得見。”親愛的陳牧師﹐雖然你身體不能與我們同在﹐但你那顆喜樂的心﹑燦爛的微笑﹑對主話語的持守和忠心以及對群羊和年輕一代牧者的培養和呵護將永遠激勵我們在天路上為主打那美好的勝仗﹐直到在永恆裡與你和眾聖徒重逢。

返回目錄


致陳師母及府上各位

2010.12.04 – 陳冠雄 陳盧美馨 (加拿大溫哥華信徒)

陳師母及府上各位:


從劉卓仁弟兄電郵中知道陳牧師歸回天家的消息,心裡有點不捨得,但隨著而來卻很為他高興,我在這時候說這樣的話好像不大合宜,請原諒我只是率直地說出我的感受。我靈裡直覺陳牧師榮歸天家的景象──成群天使前後簇擁著歡迎他,What a glorious homecoming!


這幾年,我的大兒子被死亡所困惑,因為這十年內我的母親、弟弟、冠雄的父親、母親、甚至他們兄弟倆的兩隻彩雀都先後離世,他知道陳牧師去世的消息,起初感到不安,我給他舉了兩個例子:倘若兩個筆友藉著書信建立了很深厚的感情,到一天他們終於能面對面相見了,這是不是很高興而令人興奮的事?若一間公司裡有同事工作表現忠心出色,結果榮升總公司新職位,雖然同事們都不捨得他離去,但他們是不是應該為他的榮升而感到高興?我相信他明白了,心中感到釋然。


九五年初陳牧師垂危,聽聞醫生說他即使存活,也不能正常操作。當時我在禱告中有掙扎,因為想起保羅說「在兩難之間,情願離世與主同在,這是好得無比」,但我結果還是選擇求主留他存活,並求主叫他康復,以致他能多服事教會一個時期。陳牧師一留就是十五年,他完成了要完成的著作,叫後人因他所留下的繼續得著幫助,現在主在祂認為最好最適合的時刻,把祂的至愛接去,和愛他的主並天上千萬聖徒、還有眾天使,一起謳歌頌讚,這必是一番榮耀美麗的景象。


願我們都一起得著安慰和鼓勵!

返回目錄

下一站,天堂

2010.11.27 – 韻 (侍候陳家小媬姆)


暮然回首,與陳牧師,他的家人生活相處已超過一年半之久。這一天天的相伴一點點的回憶就在牧師離世后猶如海水般翻騰湧出,歷歷在目。


確實,正如多數人所說,我是幸運的!不僅僅是因為我能夠認識,幫助這樣一個既被上帝的愛重重包圍,也懂得自身充滿愛人之心的基督教家庭,更有幸能與牧師家人陪伴他走完人生的最後一段路程直至最後一刻。除了榮幸還很感恩。


陳牧師在這兩年,身體機能和生活習慣漸漸地變化,因為老人癡呆病讓他對人對物對事情都變得模糊迷茫,在生活上的許多事都無法自理。即便如此,他所信仰的上帝的眷顧,師母和phebe對他無時無刻的悉心照料和其他子女的愛護照顧加之他們弟兄姊妹之間的關愛問候,讓牧師一直被寵著,幸福著,過著他真正無憂無慮的“退休”生活。他很陶醉在DVD裏面小孩的手舞足蹈與歡快歌唱;很認真地聽DVD記錄每一位信徒的見證和一切關於基督教的資訊;很喜歡聽親朋好友相聚后他們的聊天或者歌聲(雖然很多時候結局都是他含笑眯著眼睛睡著了~~呵呵)…… 喜歡好吃的,喜歡你對他像小孩一樣講話,喜歡你唱歌他打拍子,喜歡和你握手微笑,喜歡逗趣你,喜歡找師母 ……


最喜歡莫過於你稱呼他一聲“陳牧師”。


每每只要你問他“你是誰?”然後說出“陳牧師”,他就會了然於心地微微一笑告訴你“是啊!”。細想如果不是對自己忠於的信仰秉持著一貫態度與堅信,怎麼會在逼不得已地把許多事情都忘記的情況下卻永不忘自己是一名牧師呢!他對基督教的傳道受業即使是意識漸亂的情況下,也始終如一的堅持和熱愛,在他病後也不難發現。時而他會拍著你的手在講道,雖然幾乎聽不到他說什麽,講話越發紊亂,但是他仍然很耐心儘量表達。曾想如果現在的他還能講道,應該有很多人都受益匪淺吧。時而會發現他在熟睡的時候把手抬高,不知道在做什麽,我覺得有趣就把這番“景觀”告訴phebe才知道他是在祝福。不是深愛著自己的信仰怎可能在夢中也不錯過!他會很用心去聆聽每位朋友的傾訴,事實上牧師很多時候對他們的印象模糊或者已經不記得,可還是會為他們高興的事愉悅,為他們傷心的事惋惜。這樣的一位虛懷若谷的長者前輩怎能不受到別人的尊敬與愛戴呢!


病,著實給他身體帶來過難免的痛楚與不便,可他那矢志不渝視為終身事業的信仰卻一直支撐保守著他,直到通往天堂的路。


陳牧師在九月的時候住進了養老院,師母她們剛開始都很擔心怕他的不適應和抗拒。結果,牧師在飲食活動等各方面都不錯,這是讓人喜出望外的事。當然問題還是會存在,因為面對的護士、護理員不見得每個都很用心的去照顧,有一些已經是工作得非常機械化和顯示出工作的疲態。然而牧師的家人還是會風雨不改地去看他陪他好讓他心靈上都有所慰藉,所以很多時候也不難看到養老院里喜樂的陳牧師。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二日中午,牧師由於食物吸入肺部而導致肺炎,及時送入醫院急救治療。當時醫生已經說明這次的狀況也屬於嚴重,畢竟牧師已年邁,所以還是讓他的家人做好心理上的準備。但上天的恩典讓他慢慢恢復以致一個禮拜后即十一月十九日,他便可以出院了。一切都似乎在情理之中,但意料之外的事情就發生在幾天后。十一月二十四日,陳牧師在養老院由於肺炎未癒加重導致昏迷,送往醫院急救。在急救過程中救治不了,安詳平靜的離世。離去得很快,沒有任何重大的痛苦折磨,只有刹那間的皺眉和我們突如其來的驚訝。他的家人和我一直在身旁相伴讓他走完人生最後的一刻,親朋好友也陸續到達見他最後一面。


何等有福!讓他一直,始終不曾孤單,甚至在他搶救過程中都有家人的雙手牽著,在人間最後的彌留也是幸福著,讓他所敬畏的神依然施恩于他和他的家人!只是,終究還是要離去,誰也逃不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人生只是中轉,我相信陳牧師已被他所愛的神接到他的下一站,天堂!所有愛他和他愛的親朋好友、弟兄姊妹們,不必憂傷,不必難過,懷著感恩的心好好經歷這短暫的人生,因為終有一天你們會唱著優雅動聽神所喜愛的詩歌,快樂相見,再聚天堂!

返回目錄

致敬愛之牧長的一封信

2010.12.02 -黄學齡牧師 (陳牧師在菲律演聖經學院的學生)


敬愛的陳牧師:

當接到您離世的耗聞時,心靈上頓時披上了一片哀愁,也不禁掀起了連串的傷感。回想過去短短的數年間,我所敬仰,也曾接受過他們教誨的屬靈長輩,如:焦源濂、薛玉光、鄭果等牧長,一個一個的靜靜地溜走了,如今您也離開我們而去,不但是我個人的損失,更感嘆到在這世代中,富有屬靈深度,能作為時代的先知,為下輩留下佳美腳踪的屬靈前輩還餘下幾人呢?

陳牧師,雖然當您正式在菲律賓聖經學院任教時,我經已離開,但感謝主,當您蒞臨擔任一個學期之客座講師時,我有幸曾在您的門下受教。雖然時間不長,但不知怎的,我卻與您和您的一家結下了不解之緣。我們從沒有在同一城市居住,但每次久別重逢時,心中就有無限的歡樂,毫無芥蒂地談笑風生。

在過往的年間,我很享受在長途電話中與您攀談,向您領受教益。每次路經溫哥華市,您總是我首要拜候請安的長輩。近年來,雖然您因記憶力衰退,認不得人,說話不多,但您總仍是彬彬有禮地對我們點頭微笑,堅持像過往一樣下樓送客。最後一次的探望是在今年九月初,您的身體顯得更是衰弱,不能送客了,但卻又像一個可愛的小孩一般,單純貼服地讓我們護送您回房間休息。沒有想到這竟是我們在地上最後一次的見面。雖然感到依依不捨,但猶記得1995年,您的病情危殆,以為是沒有希望,心中焦急萬分,逼切代求。神垂聽了眾弟兄姊妹懇切的禱告,神又多給您近十五年的壽命,除了完成了開工一半的使徒行傳註釋外,還繼續出版了十一本大作。為此,心中又不期然地向神獻上感恩。

陳牧師,最叫我從您身上受益的還是您的佳作。除了整套新約各書卷的註釋外,還有將救恩福音闡釋得簡潔易明的福音小冊,和許多不同類型富有深度的屬靈書籍。我喜歡閱讀和參考您的作品,因為它們沒有深奧難明的理論,卻能深入淺出地闡明聖經的真理,表達屬靈的卓見,內容實用和生活化。我常驚訝和羨慕您能經年累月源源不絕地從神領受到那麼多屬靈的亮光。陳牧師,多謝您留下給我們這世代那麼多屬靈的遺產,栽培信徒、建立神的工人。現在您雖然先我們而去,縱然我們帶著傷感,但心中卻為您獻上無限的感恩。因為您雖然死了,但您所留下的墨寶,以及您生命的見證仍不住地對後來的世代說話。其實,用「死」字描述您的離去並不恰當,您不是「死」,而是「榮歸天家」。

「我聽見從天上有聲音說:『你要寫下:從今以後,在主裡面而死的人有福了!』聖靈說:『是的,他們息了自己的勞苦,作工的果效也隨著他們。』」(啟14:13)

陳牧師,我為了您豐盛的生命,以及您所結出累累的果子感謝父神。
再見!在天家再相見!


主內晚 學齡 敬上

返回目錄


十分十分懷念陳終道牧師

2010.12.02 -麥希真牧師麥陳永萱師母(麥希真牧師是前新加坡神學院院長)


我們夫婦二人,幾乎是與陳牧師全家前後腳進入新加坡神學院,同工六年,日夕相見,不能忘記。 在神學院之前和以後,也有深入的交通,從陳牧師全家獲益良多,衷心感激。

一、 他在文字著作上蒙主大用
他所寫的文章和書本頗多,可說是多產作家,信仰保守而見解開明,理性而不僵硬,有情而不隨流,辛辣而不苦毒。在他許多作品中,新約書信講義幫助同工和弟兄姊妹最多,在中國盜版和正版合共數十萬套,堪稱流傳最廣的工具書。

二、 他在神學教育上蒙主大用
他曾在印尼東南亞(瑪琅)神學院,菲律賓神學院和新加坡神學院任教共
數十年。現在全世界許多許多名牧,都是他的學生。 他從來不自誇,從來不張揚,卻得到學生們真誠的敬重和愛戴。

多年來,我們每次到溫哥華講道,一定抽空到列治文家中探望,蒙他熱誠接待,一起縱談香港、中國、東南亞、北美洲,有說不盡的話題。但最近一次,他只能用興奮的微笑接待我們了!

十分十分懷念陳終道牧師!!

返回目錄


致陳牧師的一封信

2010.12.02 –秦銘漢先生(列治文門諾弟兄會真理堂會友)


牧師,我第一次聽到您的名字是20多年前在香港天道書室,店員推介您的羅馬書講義。來加後神帶領我一家到真理堂,我有幸真正的認識您。

第一次參加您帶領的隔週全教會查經,查考的是使徒行傳,我穫益良多,更改變了我過去閱讀聖經的方法。

您不只是一次的在夜間老遠跑到我家來,為的是要幫助我和慧雯預備團契查經。您的心願只有一個就是神的話不能被人隨意解釋。我們感謝您的教導和勞苦。您對神的忠心感染了我也感染了很多弟兄姊妹,成了我們的榜樣。牧師,您的教導不單是言語也是身體力行。

您不單牧養我們的教會,更體會神家整體的需要,當您身體欠佳的時候您還是堅持要定期乘飛機到美國的教會教聖經,您說您答應過別人就得兌現,您唯恐虧欠了神,虧欠了人。牧師,您知道嗎?當時我們多擔心您。一條長長的機埸旅客通道對別人來說是這麼輕而易舉的走過,您卻是舉步唯艱。

希憑出世您和師母又跑來探望,這時我父母剛好從香港來加,您們雖是初次見面,但談笑甚歡,由日軍侵華到戰後生活迫人,無一不談,我母親更感觸落淚。而您回應的話是既認同又安慰。雖是一面之緣,他們對您和師母留下深刻的印象。

當你邀請我參與教會事奉時,心中是何等矛盾,既想嘗試又怕力有不棣,有負所托,但您的勸勉終使我鼓起勇氣接了下來。想不到一年還沒過去,正在您家中開會其間您心臟病突發,眼望著您被抬上救護車時,頓時感到一陣失落,我擔心您的健康,擔心教會,更擔心自已日後要處理更多教會事務,牧師請愿諒我的信心懦弱,這刻真正覺得您對我們教會是何等重要。

那時我們都以為您會被神接去,連醫生都這樣想。教會弟兄姊妹不停為您禱告,最後神還是恩待了我們,您竟然奇蹟地康復。此後,雖然您名義上不再處理教會事務,但在重要抉擇時刻我們還得您老人家費心,直至您公開宣佈要真的退下來為止。

牧師,您的康復不但給我們看到神蹟,更看到神僕人不屈不朽的精神。您告訴我們神要您去完成未寫完的書,從Phebe口中,知道您稍有精神便提起您懦弱無力的手去寫。右手不能寫就用左手,直至您完成所有的著作,這時神真的要您停下來。您為後人留下豐富的屬靈遺產,為我們留下了作神子民的榜樣

兩年多前可能是您最後一次返教會崇拜,我向您打招呼,感覺到您己不再認出我了,但您的笑容仍掛在咀邊,您已經廋弱的身體但面上的慈容卻沒有絲毫減退。我不能忘記您這個樣子。

陳牧師,在過去的日子裡,您為真理堂的事務而費煞思量,您為教會擴建而奔走張羅,您為我們的靈命成長不斷的祈求禱告,您為教會尋找牧者而憂心忡忡,您為保守聖經真理而不屈不撓,您為要完成神的使命而克盡己職。我們要感恩,因為真理堂有這樣的一位牧者,也真的感謝您在我們當中的勞苦。

陳牧師,這些都已成過去,您當走的路已經走盡,現在快樂地與神一起。雖然我們捨不得您離去,但知道這對您是好得無比。您對真理堂的恩情,我們永記於心。

返回目錄



陳終道牧師安息禮拜

2010.12.02 – 何衛中牧師(金燈台總幹事)


本人何衛中牧師為陳終道牧師的學生。早在1959年代陳牧師在香港的“廣州聖經學院”任教時 , 我在那時就受教中 。畢業後在香港牧會了七年,於1967年移民美國定居紐約 , 創辦教會在牧會期間就得閱讀解經的參考書 , 陳牧師的解經書 , 便成為我在牧會上最大的幫助和得益。

後來陳牧師也移民加拿大 , 在宣道會牧會 , 鑑於文字福音的重要 , 就創辦了金燈臺週刊 , 將每主日的講壇刊於週刊裡 , 讓該主日缺席的會友可以閱讀ₒ 。後來金燈臺演變為雙月刊 , 免費贈送北美華人教會信徒 , 使許多信徒得益良多 。後來這份刊物又演變成世界性的中文屬靈刊物 , 深受讀者愛載和歡迎 。 ₒ

本人於2003年在美國退休後 , 蒙香港金燈臺諸位董事推荐 , 擔任總幹事一職 , ₒ 秉乘着陳牧師的心志 , 以講解教導 , 造就靈命為宗旨 , 不譁眾取寵 , 不刊登廣告 , 不作時事評論 , 只忠於聖經 , 造就信徒 , 憑信心走過廿多年的文字路 。夲刊目前已遍佈全球五十多個國家 , 如今陳牧師安息主懷 , 相信他應得慰藉 。在此謹代表金燈臺董事會主席朱志偉牧師及十位董事 , 及數位同工向陳師母及家人致萬二分安慰 !

返回目錄

那美好的仗

2010.12.04 – 繆詠堂傳道 (列治文真理堂主任牧者)


雅各在指出了一個發人心省的問題(雅各書4:14)“你們的生命是什麼呢?”之後,提出一個沒有人會反對的答案“你們原來是一片雲霧,出現少時就不見了”。 相信每個人都想過“生命是什麼”,從常人的角度看,生命是一個過程,在生與死的時空之間活着,其間常遇的是哀樂老病;而大多數人一生所求的是個人自定的或社會公認的成就。這是無可厚非的,誰不想如願得償、名成利就、名留後世? 只是,雅各從另一角度看這問題,他提供一個比喻:“你們是一片雲霧”,只出現片時。相信沒有人會反對雅各用這個比喻來說明人生,因為自古很多人都說浮生若夢。生命確實是短暫,轉眼就過去。 我們每個人都是過客,不能久留不去。不過,這個對生命貼切的比喻,難免為我們帶來一點疑惑,生死之間所付出的和所承受的一切,終歸有沒有真正的意義和永恆的價值呢?

摩西在他思索人生時,他體會一件很重要的事實:(詩篇90:2)“諸山未曾生出,地與世界你未曾造成,從亙古到永遠你是神”。人,生存在生與死的有限之間,但是我們的神是永生的。祂是匠心獨運的創造者,生命是從祂而來,祂賜予人的生命豈會是無意義和沒有永恆價值的呢? 所以,傳道書作者勸說人:(傳道書12:1)“你趁着年幼衰敗的日子尚未來到,未曾臨近之先當記念造你的主”。 因此,要了解生命,不能從被造的人的角度去尋找,必須從賜生命的創造主裏明白。這就是耶穌為何要降臨和宣告生命在祂裏面,並且祂能賜人豐盛的生命。人須要耶穌和祂的救恩去明白生命和生命的終極意義。 亞伯拉罕,摩西,大衛,彼得,約翰,司提反,保羅,他們每個人有他們沒有想望或期待的一生。他們的人生也都是在哀樂老病中渡過,然而,他們每一個人都成為神救恩計劃的大圖畫中不可或缺的一小塊。他們各有各的成就和貢獻,他們生命中的哀樂老病是有超越他們生命時空的意義和永恆價值的。同時,他們的生命也成為神在人類歷史不同階段中,恩典的成全者。

自從創世以來,神的恩典沒有止息。神明白每一個世代所需要的恩典,好讓人認識祂、歸向祂。因此,在不同的年代神安排不同的生命,用這些生命成為恩典的管導,祝福那世代的人,幫助他們尋求神和認識神的話語。從前有撒母耳,以賽亞,耶利米,但以理,今天神也選用不同的僕人,在不同的天空下繼續成就祂的心意和計劃,使萬國萬民得神豐厚的恩典。

神所求於祂僕人的是忠心。保羅一生為神的使命奔跑。在他跑到生命將近終結時,他知道他一生的年日和努力並沒有白費。他欣然告訴提摩太的,不是他今生的成就如何偉大,或是他對自己走過的人生路感到多大的滿意,乃是要提摩太知道,他完成了神在他身上的想望。他說:(提摩太後書4:7)“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他忠心完成神所交託他的一切。 成敗不是在今生計較,乃在乎於神永恆計劃上的貢獻。 因此,保羅興奮地告訴提摩太:“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 陳牧師一生忠心守道事主,著書辨道,用他的一生完成了神救恩大圖畫中不可或缺的一片,那一天我們會一起見證他踏上領獎台,從神手中接受與保羅相同的公義冠冕。

返回目錄

永遠懷念

2010.12.04 – 列治文真理堂弟兄姊妹


陳終道牧師:
我們永遠懷念您. 懷念 —–您那親切的笑容, 您那慈詳如父梘般的教導
您那謙卑的態度, 流露出主生命的榜樣, 這一切也成為我們要學習要效法的榜樣
臨別之時, 依依不捨, 但深信我們會在天家再相見.
Raymond & jenny 敬上


To: 牧师爷爷
牧师爷爷, 听妈妈说, 你到天堂去了. 我从来没有见过您, 我知道我的名字是您给我的, 我很喜欢, 因为它很特别. 我们将来一定会再相见, 现在的分别只是暂时的, 相信在天堂你会幸福快乐.
From: Jasper Zhu


Dear Mrs. Chan & Family
We don’t speak Chinese so we did not have the joy of getting to know Pastor Chan personally, but we have had the privelege to get to know and love the RCMB church family and are thankful for the pioneering faith of your dear husband and father. We trust God that He will deeply comfort and encourage you.
Love in Chirst – John & Phyllis Hamada


親愛的陳牧師:
您是我永遠懷念及尊敬的牧者. 現在您與主同在, 一起研經談笑風生, 好得無比. 我真羨慕您. 願在那日能參加您被賜榮耀冠冕的日子, 與眾聖徒一同為您高興快樂. 阿們.
白雪公主的媽媽

陳牧師一生都著重身教, 而且他一生就活在所信的福音, 見證了耶穌基督所應許的豐盛生命. 成為許多人的祝福, 榮神益人!
英偉材 英黃小玲


I remember 陳牧師 as always being God’s humble servant . Not only he has good knowledge in God’s word, he has also demonstrated God’s teaching with his life. One thing I remember is 陳牧師‘s humbleness. He is always very humble and see himself as also learning in God. I always enjoy his teachings and chats, especially when we had dinner at their house. I am so glad and happy that I have a chance to interview 陳牧師and hear his amazing life story.
Rowena Au


陳牧師, 我們永遠懷念您
你是神的謙卑好僕人, 是我的屬靈的老師和我最尊敬的人. 記得97年剛到溫哥華就參加了陳牧師裡每星期二晚上的查經班. 初信之時, 對聖經有很多不明白, 就去問陳牧師. 最令我佩服的是你好像把整本聖經都裝在腦袋裡, 可以隨時說出那卷書的第幾章第幾節, 以經解經, 使我能明白. 感謝你對我屬靈的教導. 記得一個星期二晚上, 我早到了, 陳牧師你叫我到你的書房裡, 送給我一本你寫的書< <直到地極>>, 是使徒行傳的講議及解經書. 你還拉著我的手說: 「Rebecca, 你要好好的在真理上追求.」十多年來, 這句話一直激勵著我. 你心裡柔和謙卑, 活出了耶穌的形像, 每次查經結束後, 尚我們在門口穿鞋時, 你就坐在楼梯口, 一邊笑一邊揮手向我們說再見. 好像一個小孩子, 每次見到您, 我都心中充滿感恩. 十多年過去了, 這些情景還歷歷在目. 在一起查經時, 你也經常與我們分享你年輕時生命經歷, 見證神如何信實. 這些事我都記得. 我常為此感謝神. 陳牧師, 我永遠懷念您!
Rebecca Niu

Thanks God in bringing Rev. Chan to us &
Praise God that Rev. Chan is now rest in peace in Him.
Jane & Sam


牧師: 你順服精彩的人生, 為信徒的掙扎帶來鼓勵, 為多人的生命帶來彩虹.
謝謝


牧師: 多謝你耐心的教導, 帶領我們進入聖經的真理, 幫助我們認識救主基督耶穌. 多謝你的著作, 它們都是適切實用的啟蒙老師. 多謝你的堅持, 因為你的生命見證了信徒當有的品格.
謝謝牧師.


感謝牧師多年來的教導: 無論是於聖經上的, 人生道理上的, 還有最重要的是牧師喜樂平安愛主的態度….都是我們最好的榜樣. 感謝!感謝!
梁英卓 何悅甜


Dearest Phebe & Family
We will remember you in our hearts and prayers during this difficult time. We believe that Rev. Chan is in God’s everlasting care. Though he would be deeply missed, his published books will continue to remind us the perseverance and love we should have for serving the Lord. May God be with you and may this peace comfort your family.
With Deepest Sympathy fr Ed and Tammy


念陳牧師終道博士
賢牧良師 經論導誨 典範自傳 主開顏 晚 繆詠堂謹

返回目錄


終身善牧

2010.12.20 – 張慕皚牧師 – (九龍城浸信會榮譽會牧, 建道神學院榮譽院長)


陳終道牧師主懷安息,榮歸天國,謹綴一聯敬輓之曰:

終身善牧遺愛釋經雙不朽

道貫德明天荒地老獨凱旋


九龍城浸信會榮譽會牧
建道神學院榮譽院長
張慕皚 敬輓

返回目錄


榮神益人的忠僕

2010.12.20 -許朝英先生 (宣道出版社社長、金燈臺出版社董事會副主席)


神重用的僕人陳終道牧師於加拿大溫哥華時間11月24日下午二時四十分安息主懷,享年八十六歲。


我們所敬愛的陳終道牧師在1924年7月2日於香港出生,原名陳讓德。1936年6月14日,參加宋尚節博士的佈道會,悔改信主。1942年離家出走,曾在昆明、重慶等地流浪。1945年在趙君影牧師主領的大學團契奮興會中得復興。1946年奉獻傳道,為主使用,並立志終身學道守道行道傳道至見主面,因此他於1948年正式改名為「終道」以作自勉。他在西昌立志獻身事主,其後入讀南山靈修神學院,六十多年來,上帝在文字工作、神學教育和牧養教會等事工上大大的使用他。


陳終道牧師十分重視文字工作,曾先後主編《生命雜誌》、《聖經報》、《金燈臺》、《真理之聲》等刊物。他的著作等身,為數六十多部,是不折不扣的文字精兵。陳牧師的著述深受各地信徒、教牧長執所歡迎,對華人教會貢獻良多。其多部著作:例如花了二十二年才完成出版的《新約書信講義》;今天已印行了二十三版的《由初信到成長》;還有《基督徒生活面面觀》、《聖經中的得勝者》、《聖經中的失敗者》等,曾多年高踞華人教會暢銷書榜。他晚年之力作《天國君王》、《萬王之王》、《直到地極》、《以經解經》和《萬世救恩》等,皆為華人教會所重視。這些著作能幫助信眾更準確的掌握聖經真理、培育屬天生命、建立基督教會,影響深遠。而陳牧師在香港以外地區曾被盜印之著作,也數以萬計。

筆者少年時代信主,從初信開始已是陳牧師忠誠的小讀者,除了從《聖經報》拜讀其文章外,也曾聽他講道,領受他分享從神而來的信息。筆者於1980年出任宣道出版社社長,往後這二十多年更有機會與陳牧師在文字事工上配搭事奉,參與出版他的著作,深感榮幸。

自1984年宣道出版社在加拿大設立分社以來,筆者每次路經溫哥華必登門拜訪陳牧師,有時更會在他府上小住一兩天。每當與陳牧師談及聖經中某些疑難問題,他總會詳細分析講解,並列舉有關經文作答,大顯其「以經解經」之風範。


1995年,陳牧師因心臟病患而不便出門遠行領會。雖然他的心臟只餘下三分之一的功能,但他仍蒙主保守使用,對文字聖工之熱誠與投入絲毫不減,且心中充滿新的寫作題材和意念,有待組稿出版。麥希真牧師曾形容陳終道牧師是「『多產』作家,信仰保守而見解開明,理性而不僵硬,有情而不隨流,辛辣而不苦毒。在他許多作品中,《新約書信講義》幫助同工和弟兄姊妹最多」。不單如此,他還進一步計畫善用電子網路分享從主領受的信息,使廣大的華人讀者,可以不分國界的得到聖經真道的餵養。


陳牧師一生討主喜悅的見證和事奉,實在令我們驚歎神的大能和引導是何等的奇妙、寶貴!現在陳終道牧師已息了地上的勞苦,與主同在。深願主堅立祂忠心僕人手所作的工,並賜下安慰和平安給陳師母及他們敬虔的後代。

返回目錄


追憶恩師的點點滴滴

2010.12.20 – 朱志偉牧師(金燈臺出版社董事會主席)


恩師陳終道牧師畢生在文字宣道和神學教育上貢獻巨大。他對聖經的熟練和在講解聖經上的深入淺出,是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我最不能忘記的,是在新加坡神學院的四年神學生涯中(1974-1977),看著他天天戴上頸圈,用左手執筆寫作和寫黑板。


在那個未有中文電腦打字的年代,一個文字工作者還是須要提筆「爬格子」。陳牧師一生致力以文字傳揚主道,偏偏在他撰寫《新約書信講義》如火如荼之際,他的頸椎軟骨移位壓住神經線,導致右手麻痺痠痛,醫生給他戴上頸圈以承托頸項,舒緩壓力和痛楚。那是1971年夏天的事。陳牧師的頸項本來只是麻痺痠痛,但後來因為出門領會,右手用力提行李,結果情況惡化,右手漸漸不能執筆,而且伏案不到半小時,便因痠痛而精神渙散。我們一班同學看著他如何忍痛堅持寫作,看著他如何改用左手執筆寫字和寫黑板,連左手也練出一手好字來,都敬佩不已。


陳牧師這份重視和堅持文字工作的精神,深深的影響著我。當年我和幾個同學有幸為他謄寫《新約書信講義》的稿件,在這項文字工作上與他一同有分,實在深感有福有榮;更加有福的,是我們一班學生能夠比讀者先受他著作所造就,因為我們上課所用的教材,正是他著作的手稿;而且我們能夠得他親身講授!


1986年,陳牧師在加拿大創辦的《金燈臺》活頁刊正式成為超宗派的刊物;為著能將《金燈臺》供應給全球華人教會使用,他在各地邀請同工擔任委員。因他定意將《金燈臺》的全球發行中心設在香港,就將此刊的全球發行工作交託我,並以委任的語氣鄭重地對我說:「你一定要擔任《金燈臺》的主席,以後也要由牧師來擔任。因為在前線牧會的人,才知道羊群真正的需要。」我只是牧師,不是從事文字工作的人,也自知不是這方面的材料;但陳牧師這番話,讓我知道文字工作和牧養工作的重大關係,既明白了恩師的教誨,也就毅然肩負起這個重任,帶領《金燈臺》活頁刊的事工。這二十五年來,偶爾遇到同工同道向我潑冷水,認為這份刊物是難以維持和發展的,必定焦頭爛額。雖然經歷過幾許艱苦歲月,但神很恩待和賜福,使用《金燈臺》的文字工作,至今這份刊物仍在為祂發光。


陳牧師一直記掛著中國信徒的需要;在1990年代初,當金燈臺出版社建立了穩定的基礎之後,陳牧師隨即委託我們在香港出版《新約書信講義》的簡體字版,以贈送給中國的教會,這套書旋即在大陸教會風行起來,盜版翻印相繼出現。後來我們再為這一套十冊的著作出版簡體字合訂本,取名《新約書信詳解》,繼續廣傳。陳牧師於1995年嚴重心臟病發後,念念不忘要寫使徒行傳的講義,因為完成此書,他的讀經講義就涵括全部新約了。不過,早在我在神學院受造就的日子,就知道恩師的心願:其實他極其渴望撰寫舊約的講義,特別是摩西五經的講義。


神興起並使用陳牧師,成為一代偉大的文宣勇士和神學教師。他的解經實用正統,而且一生的文字和事奉都是超宗派的,所以對普世華人教會有廣泛和深遠的影響。他創辦《金燈臺》,以期刊的形式按時分糧,務求以文字造就信徒,訂定「講解救道,造就靈命,探討聖工,實用研經」的選材原則,為《金燈臺》確立鮮明的宗旨,帶給我們清晰的異象,以至《金燈臺》能在他所定好的規範上穩定發展,是他留給教會另一項寶貴的遺產。


忠於主道,默默耕耘,陳牧師的楷模是神給我們後輩牧人的瑰寶,願我們都珍視和效法。


返回目錄


永念同路人

2010.12.20 – 沈保羅牧師(基督教頌主堂主任牧師)


我認識陳終道牧師是在戰時的四川,那時我從雲南野人山宣教下來,在重慶賈玉銘牧師的神學院遇見陳牧師。雖然見面的時間不太長,但同為一個時期的中國傳道人,我們生長的背景、家庭的情形、信主及生命的成長有很多相同的地方。讀了陳牧師見證書《遊子遲遲歸》的序,好像看見我自己——無論是家庭背景或信主經過。我們牧師的職分都是由計志文牧師按立的。


日後我們都在香港工作,陳牧師曾要我到他的教會領會,因此我們有更進深的認識。陳牧師對聖經的研究和他寫的書都使我得益良多;他的追求和寫作使我深受感動。我們是同一個時期開始服事中國教會的,在彼此交通的時候有好多話要說,因此我們有很深的友情。我會永遠記得他,願主安慰他的家人。


返回目錄


懷念陳終道牧師

2010.12.20 – 胡欽牧師(信愛基金會主席、建道神學院院董)


頃聞我所敬愛的陳終道牧師離世歸主,心中懷念,挑起許多往事。我對他萬分感激:


他是我的良師:他沒有在課堂上教過我,但在六七十年代,他主編《聖經報》時所寫的文章及讀經講義對我裨益甚大,每期收到《聖經報》當天,看完方休。他助我在真道中成長,支持我在事奉中得力,長期堅持下去。


他是我的益友:當年在學習事奉中,常有一種孤單的感覺,常想找牧長們交通,但那談何容易!我常去宣道書局,找機會就近陳牧師求教。我發覺他平易近人,有問必答,更指點後輩的事奉。有一次,他說:事要多做一點,話要少說一點。這樣對事、對人、對己都有好處。多年來我都心存感激。


好同工:1990年前後,他定居溫哥華牧會寫作,我有機會多次探望他問安求教。特別提到他所寫的書信講義,叫我一生受用。我要表達至深的感謝。


如今我回內地找機會事奉,聽到內地同道呼聲,請求多給他們帶一些陳牧師的著作,特別是書信講義給他們,助他們學習事奉!我想單靠部分人把書帶入內地,不能解決廣大同工的需求,於是便請求陳牧師的意見,看看能否在內地印行,以滿足同道的需求。陳牧師完全同意。我回港趕赴內地找中國基督教協會總幹事探討此事,他們也有此意,一拍即合。回港電告陳牧師及宣道出版社許朝英社長,商量下一步該如何進行。


陳牧師將原版十冊的稿件由頭至尾修訂一次,增添許多內容,原稿寄回香港,我即帶去內地交給協會總幹事包佳源牧師及蔣玉春先生接收。他們出動六位同工,用六個月時間整理排版,將原版十冊內容分為上下二冊,《新約書信詳解》在1998年出版了!謝謝主的恩助!他們一版再版,推廣到全國,滿足了同道的需要。我將初版兩套送到陳牧師手中,他非常滿意,滿口感恩,榮耀歸給主!


在這套書出版的過程中,我見到陳牧師勞心、勞力奉獻,沒有取回分文為己用,完全擺上給中國!為神的國度!他這樣奉獻的生命,留給我們美好的榜樣,教我們效法去行!


返回目錄


「終」身弘「道」的老師

2010.12.20 – 黃彼得牧師(東南亞聖道神學院榮譽院長)


1953年8月,陳終道老師應計志文牧師之聘,前來印尼東南亞聖道神學院任教。我當時是二年級的學生。上陳牧師新約書信課時,他對聖經文字的精通、教義要點的掌握、經文背景的熟悉,將學生帶到二千年前的宣教地區,了解當代教會在使徒領導下所發生的信仰與生活等問題,大大幫助學生準備如何處理將來牧會和宣教所要面對的問題,真使我們在一生事奉的道路上受益無窮。


學生對陳老師熟背聖經的習慣敬佩不已。一次上課時請教陳老師熟記聖經的祕訣。他說:「要養成隨時隨地讀經背經的習慣,並且晝夜思想,就是在洗手間也可讀經背經。」我當時提出反對:「洗手間是骯髒的地方,哪可以誦讀神聖的聖經?」陳老師平心靜氣地問我:「你相信神是無所不在的嗎?」「當然相信。」 「神是無所不在的,那我們為何不可以在洗手間讀經?神既然也在洗手間,那我們當然可以誦讀神聖的聖經。」


這個簡單清楚的答案,幫助我近六十年的生活都活在無所不在的神面前,求祂鑒察,討祂喜悅。無論在甚麼地方事奉,都記得無所不在的神與我同在,與我同工,祂隨時隨地加我智慧、能力、話語、忠心。


感謝天父,將終身弘道的陳終道牧師賜給華人教會。


返回目錄


守道的模楷

2010.12.20 -于中旻博士(金燈臺出版社顧問)


以「終」字為名者絕少。漢代請纓遠使的勇壯少年終軍,是祖傳的終姓,不是出於自己的選擇。「終南捷徑」是利用宗教升官發財,是說來也可恥的事;儘管有人如蠅趨附,高潔的人與彼無關。


陳牧的尊諱,是「終身守道」的意思,他自己也解釋為每次講道,當作是最終的講道。這與其英文名「司提反」(Stephen)隱合,有許主殉道的深意,是先知的立心。
陳牧自己說,他不會大喊大叫。這位循循君子,不善表演,不衒揚自己,也不講自己不信的道;寧不說話,不說假話,是他的原則。


想到三個多世紀前,一位英國清教徒教牧──貝克斯特(Richard Baxter, 1615-1691)性喜和平,而著意福音事工。於1638年在期德寺(Kidderminster)事奉,把品德敗壞惡名昭著的教區變成模範社區。他說:


我講道,不知能否再講,


像將亡的人


傳福音給將亡的人!


啊,傳道者該如何切望得人悔改,


誰知道教堂與墓園如何相近?


看到人在傳講,在聽,在死亡,


一轉眼此時間進入永恆……


貝克斯特身體素弱,而勤奮工作不輟,這首詩正表抒他的心志。


陳終道牧師信自己的教導。他信人需要聖經的教導,所以勤勉奮筆,給華人教會豐富的遺產。


陳牧忠心地跑他的道路,到了終點;但他的事工並未終結。


返回目錄


一生為家庭教會承先啟後的牧師

2010.12.20 – 鄭崇楷長老(金燈臺出版社董事)


蒙天父恩典,信主不滿五個月,便開始受教於陳終道牧師和他主編的《聖經報》,那時我剛進入宣道書局工作。其後,愈來愈愛讀陳牧師、他舅父倪柝聲先生和王明道先生的書籍。


1971年,蒙天父開路,到台灣師大讀書,參加校園團契。我們僑生團契首任輔導是對我們無微不至的薛玉光叔叔,1994年他在《以經解經》的序言中說:與陳牧師相識四十多年,他不但會寫書和講道,也是一位敬畏神、常常遵行主道的神僕。


二十多年前開始,有機會探望北京的老信徒,他們是解放前參加王明道先生史家胡同聚會處時的學生,他們收到《聖經問題解答》、《新約書信詳解》等陳牧師的著作時,都露出久旱逢甘露般的笑容。其中一位極溫柔敦厚的老者說:甚麼都別給我帶,我只要《金燈臺》雜誌。陳牧師在《我的舅父倪柝聲》一書中,從外祖父的父親(中國最早的一位牧師)說起。書中附錄倪先生多封公開信,其中1931年5月的是「王連俊弟兄同領聚會」。陳牧師返天家後,我重讀這書,回想起在台灣師大時,受胡恩德先生之囑咐,拜訪王連俊先生,蒙他送我們《聖靈引導之研究》及《啟示錄的研究》。王先生這兩部著作勸勉我們:敬畏基督,活出基督。家庭教會許多美好的傳統,陳牧師都繼承了,而且給我們後輩言傳身教,感謝天父。「當孝敬父母,使你的日子在耶和華──你神所賜你的地上得以長久。」(出二○12)陳牧師雖然睡了,仍舊說話。


返回目錄


懷念陳終道牧師

2010.12.20 -王健安長老(多倫多華人宣道會長老議會代主席)


1989年,多倫多華人宣道會(多宣)創辦人陳耀基牧師因病重,加上在加國未能獲得醫治,便想回中國求醫。他擔心自己離開後教會沒有主任牧師,便鼓起勇氣去信當時在溫哥華的陳終道牧師,誠邀他前來多宣作代主任牧師,為期一年。二陳並非十分相熟,但陳終道牧師有俠義心腸,眼見教會有需要,便見義勇為,拔刀相助,並在陳德慶和譚健良兩位長老專程前往溫哥華極力邀請下,於1989年夏天,陳耀基牧師前往中國求醫後,陳終道牧師和師母到達多宣,擔任代主任牧師要職。可惜,陳耀基牧師於1989年8月29日於中國息勞歸主,陳終道牧師的擔子又重了一些。在多倫多舉行的陳耀基牧師追思大會中,陳終道牧師又義不容辭地擔任追思委員會的主席,處理了許多事務。


另外,陳耀基牧師回中國前,他和眾長老正準備在多倫多市北植堂。此事因陳耀基牧師的離世,加上反對的聲音愈來愈大而一波三折,遲遲未能啟航。但陳終道牧師從容不迫,一口承諾,在多宣牧會之餘,願意為植堂先開設祈禱會,鼓勵訓勉會眾,安定人心。如此,植堂工作才踏出了艱鉅的一步。如今所植之堂會已獨立,即為現在的多倫多城北華人宣道會,聚會人數約為五百人。陳終道牧師在植堂事工上有勞也有功。


不但如此,陳終道牧師在多宣作代主任牧師任期未滿,便推介溫元京牧師為接班人,免得教會主任牧師後繼無人,出現真空的情況。


陳終道牧師在多宣雖然只有短短的一年時間,那卻是教會最幽暗的時候,他提供指引,助一臂之力,叫多宣及所植之堂會能站立起來。陳終道牧師實在是多宣的恩人、恩友、恩牧。


如今陳終道牧師息勞歸主,榮歸天家,在緬懷他俠義心腸之餘,想起他在多宣臨別的訓勉,言猶在耳,歷歷在目。他引用保羅在哥林多後書十三章十一至十四節的經文提醒、勉勵我們,昔日合適,今天更是合適:


還有末了的話:願弟兄們都喜樂。要作完全人;要受安慰;要同心合意;要彼此和睦。如此,仁愛和平的神必常與你們同在。你們親嘴問安,彼此務要聖潔。眾聖徒都問你們安。願主耶穌基督的恩惠、神的慈愛、聖靈的感動常與你們眾人同在!


我們現與陳終道牧師暫時道別,他日天家再見。因為:
分離只是小別,再見才是永恆!


返回目錄


每天都要有寫作

2010.12.20 -蔡春曦牧師(以斯拉培訓網絡總幹事)


我最近連續參加了兩個喪禮,都是在同一間殯儀館舉行的,兩個聚會都有很多人參加。第一個是林思齊博士的安息禮拜,當中有很多政要和基督徒出席。另一個是陳終道牧師的安息禮拜,當中有很多不同教會的牧者和弟兄姊妹參加。我參加林思齊博士的安息禮拜,是因為他是我家庭的朋友,內子和女兒都有在報章撰文記念他。陳終道牧師是我所敬愛的牧者,也是我服事的機構的顧問,我從他身上所學習到的,影響了我的一生。


我是在小學時候信主的,從小到大我都愛好讀屬靈書籍。我還記得中二的時候,為了要買一套基督教書籍而把零用錢儲起來。每天午飯時間,我都會到附近一間基督教書室去望望那套書。直到我儲夠錢的那天,終於可以把陳終道牧師寫的《新約書信講義》買回來,真是興奮不已,那是我當時最想擁有的屬靈書。我把書裡的內容一一抄寫在自己的聖經裡,珍而重之。我是個愛書之人,家裡有過萬本藏書,中英參半,但中文書中,最多的是陳終道牧師的著作。


後來我到了溫哥華牧會,那已經是十八年前的事,這裡是陳牧師居住的地方,我有更多機會與他接觸。一次得知他病危的消息,我和教會的教牧同工們一起到醫院探望他,他的家人甚至要為他準備安息禮拜。但一個星期後,陳牧師的情況好轉,並且多活了十八年。之後我有機會向陳牧師請教聖經上的疑難,而且當我成立以斯拉培訓網絡這機構時,邀請他出任顧問,他也一口答應了。


在陳牧師於溫哥華的安息禮拜上,我領受良多,甚至比我參加過的培靈會或所讀過的書有更深的體會。在安息禮拜上,陳牧師的兒子讀出父親的生平,其中一句話對我的心靈帶來很大的衝擊。原來陳牧師曾立了心志「每天都要有寫作」。當瞻仰遺容時,我看著陳牧師的遺容有一分鐘之久,目光久久也不願意離開。


為甚麼安息禮拜中的那句「每天都要有寫作」,會對我產生那麼大的迴響?


第一,這是一個答案。在華人教會中著書的人不多,當中為人熟悉又多產的作家也沒有幾位,很少像陳牧師那樣有那麼多的著作!筆者和其他信徒都常發出類似的問題:「陳牧師怎能寫得那麼快、寫出那麼多的釋經書籍呢?」今日我終於有了滿意的答案,原來他「每天都要有寫作」,怪不得他能寫出那麼多寶貴的著作!從初信造就、神學專論、聖經注釋、見證傳記等各類書籍都有,原因就是他早已立定心志:「每天都要有寫作」!


第二,這是一種堅持。要堅持每天做同樣的事是很困難的,如果每天要堅持寫作,那麼一年就要堅持三百六十五次,如果一生有三十年的寫作生涯,那麼就要有30年 x 365日的堅持,這一點也不簡單。就好像我年青時立志要每日讀聖經,總是要提醒自己不要有第一天的失敗,因為有第一天的失敗,就很容易有第二次的失敗,所以堅持到底是件不容易的事。要堅持每日早睡早起、多做運動、日行一善等已不容易,何況是堅持「每天都要有寫作」呢?


第三,這是一種操練。誰一生下來就會寫作?當然沒有,都是要經過長年累月的學習才會有成功的一天。我猜陳牧師剛開始寫作時,不一定有很多喜歡看他的著作的讀者。我估計陳牧師的文稿中也會有錯別字,或有不知道用甚麼措辭、寫甚麼題目的時候。但若果一個人肯每天恆常去做,自然會愈寫愈好、愈寫愈快、愈寫愈深。只要多操練,終有一天會有顯著的成果。有些人事奉了一段日子,想到自己有甚麼東西可以留下來時便開始寫書,但執筆時有如鋼鐵般千斤重,困難就在於沒有每天操練。


第四,這是一種奉獻。有些人為主奉獻自己的金錢、才智或時間來參與教會的聖工,而陳牧師就選擇了以每日寫作獻給主作馨香的活祭。他犧牲了每日與家人進行某些活動的時間,犧牲了某些陪太太聊天的機會,也犧牲了某些自己娛樂的時間,而把時間花在寫作上,以此作為奉獻。現在陳牧師已過世,容許我為他作個見證。陳牧師出版的書都不是為了賺錢而去做,這個奉獻其實一點也不小。他只為了讓更多信徒得到造就,而奉獻出寶貴的時間去每日寫作。


第五,這是一項投資。有一首歌叫《小小水滴歌》,它的歌詞說:「小小點點水滴,積聚成大海;小小細細砂粒,積聚成大地。」積少成多,我們每日把一元放在小錢箱裡,慢慢就能儲到足夠的錢買自己喜歡的東西。要寫一本屬靈的著作,要慢慢儲蓄,每日寫一點,到一年就能成為一本巨著。我們看到陳牧師很多很厚的著作,就是他一點一滴累積下來的美好成果。世人多投資在地上,但陳牧師的投資卻是在天上的,將存留到永恆。


第六,這是一個典範。從陳牧師的家人在安息禮拜的分享中,我們得知陳牧師是一位很好的父親,是父親們的典範;他又是一個好丈夫,是丈夫們的典範;陳牧師是一位好牧者,對於作為牧師的我,更是一個好牧者的典範。他是一位好牧者,不單在於他善於牧養群羊、會講道、能傳達神的道,更是在於他在牧養和教導之餘,再加上文字宣講的事工,把從神領受的信息透過文字傳遞出去。如果一位牧師向二百個會眾講道,那麼領受的就只有這二百人。但陳牧師把他的講道印製成書,讓整個世界,特別中國內地的信徒多得造就,影響非常深遠。


第七,這是一個激勵。陳牧師一生努力寫作,他可算是華人史上撰寫最多釋經書的作者,在新約二十七卷書中,他寫了所有書信、啟示錄及馬太福音的注釋。雖然他每天寫作,卻仍未能寫完所有想寫的。他的生命成為了我們的激勵,如果我們能更早一點開始學效陳牧師的榜樣並加倍努力,相信就能寫出更多有價值的書了。


第八,這是一筆遺產。當一個人要離開世界時,有人把房屋、存款或物件留給後人。在基督教的領域裡,最大的遺產就是屬靈的書籍,陳牧師在這方面留下很多遺產。但依我看來,「每天都要有寫作」這句話才是最大的遺產。如果說書籍是一筆遺產,那看完了這些書籍就沒有了。陳牧師的著作很多,但窮他一生所書寫的也很有限。要是我們能學效他那樣,每天都寫作,那麼他那寫作的生命就能延續到我們的下一代再下一代,不斷流傳下去。所以我認為「每天都要有寫作」這句話就是他留給我們最大的遺產。


今時今日雖然看書的人少了,很多書室也因少了人買書而關門,不過上網發表意見的人倒不少。我個人看見很多網絡上的文章,很多都是不正式或不嚴謹的文字,批評教會或負面的消息也不少,一點都不能構成教會能長久保存的、有價值的遺產。相反的,陳終道牧師讓我看到他對著作的認真,他的文字十分嚴謹,有些書儘管已經過了編輯和校對,但到陳牧師手中,他仍能找出為數不少的錯處,怪不得他的著作能流芳百世,造福萬代。


返回目錄


終身受用的一席話

2010.12.20 -陳梓宜姊妹(金燈臺出版社執行編輯)


2002年,筆者有機會跟《金燈臺》前任總幹事陳潤棠牧師一起到溫哥華訪問陳終道牧師,在他家中作客四天,那真是非常寶貴的經歷。那年正值《金燈臺》記念發刊一百期的時刻,能夠親自訪問陳牧師,述說創辦金燈臺出版社的異象,對於我們這正在跨越里程碑,肩負承先啟後、繼往開來重任的同工來說,是非常重要的。當時我這個剛步出校園的後生小輩,面見廣受敬重的屬靈長輩陳終道牧師,很直接的就問:「有很多人批評《金燈臺》很傳統、古板、守舊;你又怎樣看?」陳牧師一聽,立刻非常認真的說:「聖經根本就是傳統,聖經本身是不變的。我最不歡喜的,就是如今有許多人已經沒有屬靈操練,不再注重如何與神溝通、如何倚靠神、如何明白神的旨意等等,所以他們根本不懂這類文章,他們也不讀聖經,也不理會牧師是否講解聖經……」堅定的語氣,盡顯陳牧師對神話語的忠誠和重視,以及他對信徒靈命牧養的關注和著急。;”>


當日訪問的情景,至今歷歷在目。陳牧師與我素不相識,只知道我是《金燈臺》新來的小同工,便悉心地將自己創辦《金燈臺》的理想和從事文字工作的心得毫無保留地分享,讓我終身不能忘懷,也在文字事奉的道路上受用不盡。他所給我的,是心得,是教誨,也是從事文字工作者不可或缺的精神:;”>


愛慕聖經:陳牧師對聖經非常熟悉。他熟讀聖經的其中一個心得,就是「背章題」。那時,他坐在客廳的椅子上,隨手一按,錄音機就播出他讀章題的聲音;原來他為聖經每一章編寫四字章題,把章題讀出、錄音,然後反覆播放,讓自己記憶常新。他創辦《金燈臺》的理想,正是希望鼓勵信徒讀聖經,並且希望可以幫助那些重視聖經的人明白聖經的教導。;”>


求小而精:從起初開始,陳牧師就定意以微小的刊物來服事。為何《金燈臺》是活頁刊?這是一個筆者常被問及的問題。陳牧師認為雜誌內容雖然多,但讀者往往只選幾篇來讀,所以他決定,每次就只給幾篇就好了。而他的理想是:「我們拿出來的每一篇稿,必須是水準高,一定叫人要讀的。」刊物雖微小,內容卻精練。陳牧師說,如果要做得更好,就是文字要表達得很淺易,但很有內容,很吸引人,連冷淡的信徒也被吸引過來。說罷,他語重心長地說:「真的不容易。」這五個字,常常讓筆者記著:文字工作實在不容易,路途艱苦,並不出奇。但靠著主的恩典,仍能繼續下去。;”>


預備犧牲:陳牧師早就抱著犧牲的精神來出版《金燈臺》。每期只有兩張紙,是希望能夠當成書信寄入一般書刊不易寄入的國家。「這刊物是預備可以犧牲的,收不到,被丟了,我也不要緊,不過是兩張紙。」令人刻骨銘心。;”>


短短一席話,在這八年來一直支持著我走文字事奉的道路,日後也必會繼續伴隨著。


返回目錄


告別陳終道牧師

2010.12.20 -陳黛娜姊妹(陳終道牧師文字工作同工)


1978年,陳牧師從新加坡移居溫哥華,適值宣道會計畫在列治文區植堂,我們有幸得到他的幫助,開始了列治文宣道會的開荒工作。1990年,列治文門諾弟兄會真理堂成立,陳牧師任主任牧師。在這三十多年中,神賜我極大的恩典,能夠長時間在他的教導之下學習真道,並且在文字事奉上與他同工。


陳牧師一生對教會的貢獻、對信徒的助益,人所共知,不必贅述。我僅從這些年間耳聞目睹所得的印象,與弟兄姊妹分享。


陳牧師尊重講台,從星期一開始,他就為下主日的信息禱告等候神。有時等到主日崇拜程序表要付印時,他還未能決定哪一篇信息最切合信徒的需要,哪一篇是神要他立即傳講的。他的講道不用高言大智,目的只在於針對教會當前的需要、勉勵信徒信心堅固、凡事求主喜悅。而他所傳的,也正是他自己所遵行的,不叫真道因他的緣故被毀謗(彼後二2)。


教會的查經聚會是會眾最蒙福的時刻,不用提醒,眾人都來了,也有其他教會的牧師、傳道人來參加。陳牧師的解經固然使人得益,他對神話語的愛慕,也大大地影響了我們,他的羊群中鮮有不讀聖經的。


我初認識陳牧師的時候,他的健康已經不大好,大病小病叢生,常叫弟兄姊妹擔心。加上他辛勤作工,奮不顧身。同工們勸他休假,他總是笑而不語。大概他認為休假是奢侈的事,所以每年我與外子出門旅行,他雖沒有說甚麼,我們總是有愧於心。他曾說,因他經常要出門講道,離開教會的時間就算是休假吧!我們都知道,牧師出門比在家更勞苦,但他如此堅持,我們也不敢勉強。而他每次領會回來,必定把所有的酬金奉獻給教會。陳牧師在這方面的忠心,給我們留下了美好的榜樣。


1995年1月,陳牧師因心臟病猝發被送院救治,留在深切治療室二十五日,處昏迷及半昏迷狀態。在群醫束手之際,神施恩的手竟把他從死亡邊緣救拔出來,住院四十四日後他終於出院回家。弟兄姊妹感恩之餘,對這位失而復得的牧者更是萬二分的珍惜。他回家後第三周,已經坐在書桌旁,繼續寫《直到地極──使徒行傳講義》。在一次閒談中,我忍不住對他說:「可不可以放慢一點?這樣可能會做得更多。」他沈默良久,然後說:「我的想法跟你不一樣,正因為時日無多,更要努力爭取。」輕輕一句話,卻如當頭棒喝,我立即想起主的話:「撒但,退我後邊去吧!你是絆我腳的;因為你不體貼神的意思,只體貼人的意思。」那一刻我才發覺自己的愚昧和不忠心,也對他有進一步的認識。以後的日子,我再沒有說過這一類的話。


陳牧師溫文儒雅,謙謙君子。對待信徒,像一位慈父,所以雖然被他責備,我們還是喜歡親近他。在他的牧養之下,教會活出了「家」的實質。牧師的生活恬淡知足,以神為樂。我們都知道有一樣叫他快樂的事,就是我們向他求問聖經問題。只要我們求問,他就耐心地引經據典,條分縷析的向我們講解,直到我們點頭明白。他是我們的神學百科全書,今天雖然人不在了,他的書仍在世上,供應信徒的需要。


在告別陳牧師的那一刻,我深深地領悟到一件事:我們對這位牧者的敬愛,只能到此為止。對他的虧欠,已無法彌補;對他的感激,也無從表達了。重要的是我們這些還活著的人,能否效法這位忠心的神僕,盡心盡意愛主我們的神,一生為主燒盡,直到見主面?


返回目錄


你的教導令我一生受用

2010.12.20 -李錦彬牧師(宣道會宣中堂主任牧師)


記得大約在1985、1986年,我在建道神學院進修的時候,曾經上過由陳終道牧師所教的研經法;這是我很期待要上的科目。


毫無疑問,他對很多我們所忽視的經文都有獨到的解釋,而且更是解釋得很細緻。最令我歷歷在目的,就是他強調在解釋經文時應該加入一些福音的內容。那一天他用馬太福音第一、二章來教導我們如何進行福音性研經;那一份筆記,我今天還保留著。


此外,我參與金燈臺事奉多年,在開會期間偶然也會聽到有人說陳牧師在寫作上的用字是很嚴謹的,所以在他年老的時候,所發表的文章不多;並且他一直受著疾病的煎熬,卻仍然忠心耿耿地分享信息。在我心中,對他一向都默然起敬。


以上簡單的點滴,卻令我一生受用。


今聞陳牧師已安息主懷,除了求神安慰他的家人以外,深願有一天在天上再向他說一聲:「多謝!」


返回目錄

懷念我所敬愛的陳終道牧師

2010.12.20 -李秀全牧師(世界華人福音事工聯絡中心總幹事)


每次想到陳終道牧師,心中自然地湧出對他的敬佩;如今他雖然息了地上的勞苦,回到榮美的天家,他在我心中的印象卻仍然鮮明。


一、他看重聖經


當華人教會還極其缺乏本國人所寫的查經材料的時代,陳牧師已經將他全部的生命投資在撰寫查經材料的艱鉅工程上;以不屈不撓的精神,衝破重重困境,竭力完成一卷卷解經書籍,他真是主的「無愧的工人」,按照正意分解神的話語,默默地以他的筆,將華人教會帶向「回歸聖經」(Back to the Bible)的路……他成套的解經系列,不知造就了多少信徒、供應了多少神的僕人!而且他的著作還將繼續不斷地幫助華人教會……在我的心目中,他確實是一位「真理的戰士」,可以昂然宣告:「那美好的戰我已經打完」!


二、他謙卑事奉


在我的印象中,陳牧師是一位言語寡少、謙和、溫柔的牧者,有一段時間,他經常戴著「護頸」,顯然是頸部受傷,據說是因長期不眠不休寫作而造成的;當想到這是「為主受傷的記號」時,讓我不禁肅然起敬,因為這傷更顯出了「基督的榮美」。


如今,陳牧師已經回到他一生所事奉的主那裡;在極度不捨的懷念中,我向神懇切的祈禱是:願主在華人教會興起「接棒人」,繼續按照正確的解經方式,為華人教會撰寫更多查經書籍。


返回目錄


我認識的陳終道牧師

2010.12.20 – 廖振勝牧師(建道神學院65年畢業生)


陳終道牧師是我的恩師,他對我的影響不僅在建道課堂上傳授他豐富的聖經知識,更在我踏上工場後數十年來對我不斷的關愛、提攜與扶持,加上多次近距離接觸,讓我的生命與事奉均得到莫大的助益。


1966年我被九龍塘宣道會接納為宣教士,帶著新婚妻子被差往馬來西亞吉隆坡,在師兄黃可順牧師奠定良好基礎的宣恩堂牧會,及與內地會(即今日的「海外基督使團」)的宣教士配搭到各新村佈道。1968年雪蘭莪州同工聯禱會邀請陳牧師來主領聯合培靈會。會後我陪他到怡保和太平領會,他講道我領詩,當地教會安排我們住在賓館一間大房。第一晚禱告後就寢,翌晨六時我醒來發現陳牧師人去床空,而且被鋪摺疊得非常整齊。我嚇了一跳,莫非主已再來,陳牧被提而我被撇下了?正在納悶,陳牧師捧著聖經進來還邊走邊說:「睡得好嗎?年輕人要多睡一點,希望沒有弄醒你。」原來他不知甚麼時候起床到外院靈修,真叫我這個貪睡小子羞愧不已。


1969年5月13日晚上,西馬發生有史以來最嚴重的排華暴動,華人死傷無數,而我們就在暴動中心。當時牧師在新加坡神學院任教,他一知道就立即聯絡我們,無奈電話已完全截斷,既找不到我們,又謠言滿天飛。他就對外發出吉隆坡一對宣教士失蹤的消息,呼籲代禱。感謝主救我們逃離現場,躲進會友家中,九天後暴亂平息、戒嚴解除才聯絡得上,讓老師放下心中大石。後來回港途經新加坡,陳牧師還在「新神」給我們安排一次聚會,見證神如何救我們脫離危難的奇恩大愛。


1983年,我舉家移居洛杉磯,恩師亦已在溫哥華定居,於九十年代曾多次安排我到牧養的門諾弟兄會真理堂講道,並接待我住在他家中。回想在建道受造就期間曾與同窗拜訪紅磡的「蚊型陳公館」,簡陋的家居擺設和喜樂祥和的氣氛使我留下深刻印象。想不到三十多年後在北美的溫哥華,陳牧師一家的生活仍是那麼簡樸。那時他的身體已大不如前,師母告訴我,老師仍堅持早起靈修,到鄰近公園散步,有更多機會聆聽獲益。有一次他咳得很厲害,我大膽說:「老師若不是蠟燭兩頭點(他從不休假,更未聞他曾旅遊觀光,不過他不反對別人旅遊),身體是否會比現在好,工作是否會更多?」恩師的回應是:「誰知道自己能活多久?是否多休假的人就一定活得更長?就算是,工作總量還不是一樣?」記得十五年前,醫生認為他沒有希望,決定要放棄他了,但沒想到神給他「補假」呢!


記得一次談話中,他突然說:「實在慚愧,也很奇妙,我這一生沒有一張學校文憑,小學未讀完就讀中學,中學未畢業就流落四川重慶,結果「騙」進大學(見《遊子遲遲歸》頁68-73),半途離校讀神學,亦未畢業就應邀作傳道牧養教會。」我聽著聽著,內心百感交集,讚美神的奇妙作為,佩服恩師的勤奮努力,懊惱自己的庸懦不長進。感謝神奇妙安排,若陳牧師生在今日,有教會或神學院肯給他開門嗎?


陳牧師身居海外,心中一直牽掛著中國大陸教會。十多年前,我放下牧職到大陸做培訓事工。陳牧師的家庭、他在宣道書局的基金和他牧養的真理堂,一直奉獻支持,而且不止一次囑咐我帶書帶錢送給國內的同學和以前認識的老同工,受同樣託付的不只我一人。另一方面,從黑龍江到海南島,我到過的十多個省和四個直轄市,沒有一處的同工未讀過陳牧師的書,而且都很關心他的健康,常為他禱告。算我孤陋寡聞,直到如今我仍未發現有另外一位神僕人的著作給中國教會帶來這麼廣泛的助益。


恩師實在是一位淡薄名利的謙謙君子,也是一位宅心仁厚、藹然可親的長者,更是一位神家難得的良牧忠僕。感謝神將陳牧師賜給中國教會,數十年來造就無數天國工人,培育無數的華人信徒,現今陳牧師已息了地上勞苦,但藉著等身著作將繼續服事上主和祂的子民。他溫文爾雅的身影長留在我的心中,他樸實無華的生活作息是我們的榜樣,他忠於主道、捨己侍主助人的心志與身體力行更是後輩的楷模。當年他深入淺出、諄諄善誘的教誨給我們奠定了愛慕主道、研讀聖經的基礎,我們將繼續奮力前行,不致辜負恩師的苦心。


返回目錄


隨記牧師二三事

2010.12.03 – Jennie (侍候陳家第一任媬姆)


我於2006年7月5日與牧師一家人相識. 牧師給我的印象是和謁可親, 平易近人, 慈祥溫情, 才華橫溢的長輩.


牧師給我最深的印象是, 他是一位愛妻兒子女的慈父, 他是那樣的疼愛和關心著他的子女, 惦念著他們. 比喻Phebe晚回家, 牧師都會等她返家後, 才能安心, 放心睡覺, 時常掛念著Phebe的一切.


牧師對家人和來看望他的朋友, 永遠都是笑眯眯的. 即使他的病情讓他忘記許多事情, 可每當吃飯前祈禱的時候, 他又是那麽的語言清晰流暢, 神情專注安祥, 真是令我佩服他.


牧師有一顆慈愛和孩童般清晰純潔的心. 他很喜歡聽小朋友唱歌跳舞. 每次看到小朋友, 他的心情非常輕鬆快樂.


很多謝神, 安排我到你們家和你們相識, 我學到很多, 也感受很多. 您們待我如家人一樣關愛, 讓我遠離故土和家人的思念, 心緒感受到了您們對我的關愛, 像親人一樣, 很溫暖. 我承蒙您們和神的關愛, 我和我家人在溫哥華的生活非常順暢, 這些都要感謝您和您的家人在上帝面前為我們真誠的祈禱. 願您的福音繼續造福後人.


我永遠懷念您, 陳牧師, 您音容笑貎永遠藏在我心內. 安息吧! 我尊敬的牧師!

返回目錄


讀後感

2010.12.13 – 张联灵传道


看到一篇篇怀念陈牧师的文章,心中甚受激励,往事也历历在目,许多时候似乎觉得陈牧师没有走,他就活在你我的心中。不是吗?闭上眼睛,难道你没有看到陈牧 师那张灿烂的笑脸吗?!是的,陈牧师不仅给我们留下了甜美的笑容,更留下了美好的榜样:爱主、忠心、坚强、喜乐。愿我们都更加爱主,有一天,与陈牧师和众圣徒在主宝座前重逢!阿们!


返回目錄

陳終道牧師印象記

2011.02.04 –劉逾瀚牧師(新澤西主恩堂退述牧師)


陳終道牧師於十二月四日‚在極安詳寧靜中安息主懷。收到師母的信時, 心中若有所失‚ 但不久卻又為他一生‚ 堅心隨主‚ 忠誠事奉‚ 留下佳美榜樣, 深深的向主獻上感謝。


年幼時, 時常拜讀陳牧師的著作, 對他主編的「聖經報」尤感興趣‚ 總是先睹為快。看到他及先進們所寫的書及主編的刋物‚ 對嗜讀如命的我‚總後悔自己信主太遲‚ 否則可免掉幾年流離失落的苦境。


陳牧師曾到過菲律濱服事‚ 我曾上過他兩門課‚ 即「聖經教授法」及「啟示錄講解」他對聖經的熟悉及運用得尚‚ 令人深感欽佩。


一九六〇年代中‚ 靈恩運動席捲東南亞‚ 折散了許多家庭及教會。菲律濱華人衆教會有鋻及此‚特請陳終道牧師執筆寫一本認識靈恩運動的冊子‚ 分派給衆教會信徒人手一冊‚ 讓信徒根據聖經認識靈恩真理‚ 以便事先妨範; 結果靈恩派不得其門而入‚菲島教會在聖靈的祝福下繼續成長。從這件事不得不佩服衆牧長的遠見‚ 也看到陳牧師對聖經有關靈恩問題的透徹認識。


一九六八年陳牧師趁北上領會之便‚ 特到檳城為我及愛靈主持訂婚儀式‚一九六九年我們接受菲律濱靈惠堂的差派‚ 前往北婆羅卅的美里小城作開荒牧會建堂的聖工。每次有經過新加坡‚ 總會想去探望陳牧師一家人‚ 而實際是給他們增添麻煩; 因陳牧師總主動地為我送飛機‚ 或到碼頭送船。他的服事不但使我省時省事又省錢‚ 也使我倍覺温暖‚ 深知我們的漂洋過海當宣教士不致於太孤單。


以上所提的只是記憶中幾件事‚ 卻看到陳牧師在小事上忠心‚ 沒忽略一位小弟兄的需要‚ 因此神也把更大的事托付他。當中國教會門戶逐漸開放‚ 極需有良好的靈糧供應‚ 特別是信仰純正的解經著作。此時‚ 神把負担放在陳牧師身上‚ 使用他把新約整本聖經及舊約一部份小先知書完成出版‚ 以餵養國內外信徒之需‚ 在靈裏得到了栽培與建立。


執筆寫這篇見證時‚ 時值美國東北部幾年來最酷寒的冬天。窗外飄雪漫天飛舞‚處處成為銀白色的世界。當我在聆聽波蘭著名的作曲家蕭邦的鋼琴演奏曲‚ 他把人內心寧靜與深邃的世界提昇起來‚ 非其他名家所能及。可惜的是‚窗外景緻太過淒涼‚ 徒增孤單悲涼的感覺; 因而轉念選一片俄國著名大師柴可夫斯基的交響樂‚ 頓時氣氛轉變‚ 高山低谷昂然起伏‚ 令人身心得着振奮‚ 氣派不同凡響; 似乎尋見了冬天裏的春天。


這使我聯想到人間雖然失去了一位有愛心恩賜的神僕‚ 令人深感惋惜; 卻期盼在這非常的時‚ 救主再來時聲此起彼應‚ 有恩賜的神僕人一個又一個的退隱或老去‚使人若有所失。深願父神繼續施恩‚ 興起更多忠心愛主的器皿‚ 像陳終道牧師一樣‚ 有專一的心志‚ 為神國帶來貢獻‚ 把信徒建立在聖經穩固的基礎上‚ 為天國打美好的仗‚ 以備迎接大君王耶穌基督的降臨。



返回目錄


緬懷文宣戰士一陳終道牧師

2011.02.09 – 蔡宇銓醫生(美國福音文宣社社長)


生離死別在人看來是灰暗傷心的,但是基督徒看「死」就是「睡了」,直到那一天主再來,叫醒接回天家,身體復活,成就了那永生的應許。去年我和妻子往Vancouver探訪養病中的陳終道牧師,承蒙陳師母及她女兒在家中招待,牧師看見我們時雖然不能發聲,眼中及面上的微笑已經給我們極大的安慰。今天突然接到他息勞歸主的消息,心中雖然與眾人一同悲傷,卻又像看見了他已在天父面前,蒙受歡欣的「回歸」之樂,那裡豈不是響應著主的話說:「蒙我父賜福的,來承受創世以來為你們預備好的國吧! 」


多年前,剛信主的我讀了陳牧師的著作,如查經系列等,靈命長進都是因這位文宣戰士。內子曾在聖經神學院受教於他的門下,常讚賞他教學之誠懇專一,並甚有系統,絕不延誤課程。近多年來蒙主呼召,也參加文宣事工。幸蒙陳牧師在文宣社指導。今天惟願主也呼召及揀選更多僕人去效法陳牧師,成為事主忠誠奮勇的福音文宣戰士,榮歸上帝。

返回目錄


悼念陳終道牧師

2011.02.09 – 湯錦洪、劉嫣怡


陳終道牧師是帶領我們進入真理和認識神的啟蒙牧者。我們是加入真理堂的時候才認織陳牧師的,之後就深深體會這位牧者的心腸,就是他對我們的愛心與關懷、和他對我們的悉心栽培和教導,與及他對神的忠誠侍奉。回想在我們初到溫哥華的時候,陳牧師對我們是多麼的關懷和愛護。在我們為前路彷徨不安的時候,神也藉著陳牧師在講臺的信息來安慰鼓勵我們。陳牧師的信息和勸勉, 就可像神正在對我們說話那樣, 使我們不單信心得到堅固,而且更開始懂得愛慕神的話語、學習與神同行去討祂的喜悅。他不單給我們一個神忠心僕人的榜樣,他更實在活出一個愛神的生命。就是在他患上老人痴呆症、就只像一個童真的孩子時,他仍然自然地流露出他對神的享往。看到神的老僕人在聽聖詩時的陶醉,真的叫人想到「除你以外、在天上我有誰呢。除你以外、在地上我也沒有所愛慕的」這話。這實在是叫人造作不來的啊! 陳牧師確實終道一生、名乎其人,他是我們所景仰的。


返回目錄


我屬靈的父親

2011.02.09 – 梁方鳳嫻


陳終道牧師被主接回天家已經兩個多月了,但他和藹可親的笑容仍然存留我腦海中。記得第一次踏進教會,正逢陳牧師證道,內容關乎太空和一堆數字,我從來對數字不感興趣,但那天卻很留心聽。牧師溫和的語氣,誠懇的態度吸引著我。


陳牧師的講道是深入淺出,很容易明白,在我信仰的路上幫助很大。陳牧師常常勉勵信徒,要用功學習神的話語,勤力讀聖經,忠心事奉神。他對教會內的人,無論是已信主或慕道的,都很關心和愛護。


陳牧師對文字工作十分重視,在列治文宣道會牧養時,他創辦了「金燈台活頁刊」,邀請我和幾位有負擔的弟兄姊妹一同參與事奉。在文字事奉中讓我更多認識陳牧師,他不單是一位牧者、教授,更是著作等身的解經家。他雖被信徒愛戴和敬重,卻是十分謙卑,隨和,親切,他也喜歡熱鬧,與陳牧師一起事奉是很愉快的。


記得我信主不久,因為晚上睡眠有困難產生恐懼和不安,陳牧師和師母知道了立刻來探望我,用神的話語勉勵我,並為我禱告,使我的信心得堅固,不再憂慮。幾年前我的家姑入院動手術,那時陳牧師已八十高齡,仍堅持要到醫院慰問她,為她禱告。牧師的愛心關懷使我們非常欣慰和感動。陳牧師常常想念別人的需要多於他自己。


信主後我和丈夫在關顧部事奉,經常和牧師一起出外探訪。牧師很看重探訪工作,他希望能多認識教會內的人。有一天晚上我們約好一位弟兄到他的店鋪探望他,因為他的妻子剛離世,情緒低落,十分悲傷。他的店鋪在溫西,路途較遠。我們約好八時到達,不料黃昏後開始下雪,而且越下越大。我們以為牧師會取消約會,另約期,但牧師不願取消,因為他知道那弟兄實在需要安慰和代禱,若不去他會很失望。於是我們禱告後就開車,結果用了雙倍時間才到達。那位弟兄沒想到牧師竟會冒著大雪去探望他,非常感動,我們離去時他還依依不捨目送,直到車子遠去。


我和丈夫很喜歡去探望陳牧師,在講台上他是一位嚴肅的神僕,講台下是一位充滿笑容、親切的朋友。我們毫無拘束地分享生活的點滴,很輕鬆。其實牧師是很幽默的,和他談心十分有趣,但是他最不喜歡我們用「衰」和「鬼」這一類的字,雖然只是助語詞,並無咒詛之意。


有一回我們探望他,提起我們會放下工作,提早退休,牧師勉勵我們退休後要好好服事主。我們銘記在心,不會忘記他的教導。


有一年因為下大雪不能回教會崇拜,改在陳牧師家進行,也有見證分享。我分享了一個自己認為很好、很成功的見證。聚會後牧師更正我所說的,其實那是一個失敗的見證,他隨即教導我怎樣才算成功,同時他也鼓勵我,叫我不用難過,因為失敗的見證同樣也能幫助人,給人提醒和警剔的作用。我很感謝他的教導,讓我曉得如何分辨成功和失敗的見證。


陳牧師對聖經十分熟識,但他從不以此誇口。每當弟兄姊妹請教他聖經問題或經文的出處,他總是謙卑地微笑回答:大概是在某卷某章某節,其實是十分的準確。牧師用錄音機把聖經錄下,時常聽與背,幫助他記憶神的話。


我們也可以從牧師身上看到神的恩典,很多時候他的健康不太好,但仍然堅持出外領聚會。因為那些聚會多半是很久以前約定的,他不願意使那些信徒失望。有一次他在東南亞領聚會,那天他不舒服,咳嗽得很厲害,但他仍然上台證道。神保守他不但沒有咳嗽,且很暢順的完成整堂信息。講道完了,馬上被送到醫院。我們也多次看到他證道前不停咳嗽,一上講台就像判若兩人似的,大有能力地傳講神的話,從台上下來叉再咳嗽不停!神使用祂的僕人,方法真是奇妙!


陳牧師是我屬靈的父親,在過往的日子裏得著他在真理上的教導,和事奉上的指導。他對主的忠心,對信徒的愛心和關懷,那為父的心腸,謙和的態度,是我們學效的榜樣。


牧師,我永遠懷念你!



返回目錄


良牧楷模

2011.02.09 – 汪志强傳道


大約二十年前,我與妻子從香港移民到加拿大。感謝父神,藉這時刻把我們遷到祂愛子的國度裹,叫我們在列治文華人門諾弟兄會真理堂認識我們的主救主基督耶穌。


回想初到真理堂的印像,弟兄姊妹真摯的笑容,和熱切的歡迎是深刻的。但是講臺那一張笑容可掬、滿有光彩的臉孔卻是令人難忘。用磁石來形容牧師的講道,對初信的我倆,是非常合適的,因為他的說話吸引我們對聖經的興趣,又吸引我們希望更多的認識他:為甚麼他總是常常面帶笑容?為甚麼他對教會如此關愛?為甚麼他講解經文會這樣樂此不疲?


後來我們在牧師的浸禮班上課,1994年感恩節,牧師叉為我倆施浸。在這過程中,我們認識到,原來牧師的「磁力」來自他對基督耶穌的忠心與委身。是主在他身上作成的果子。相信大家都知道牧師會把聖經金句錄在卡式帶(cassettetape),常常反覆聆聽,把神的說話藏在心襄。我有機會聽過這錄音帶。給我肯定了學習神話語的不二法門,就是要專心、多讀、多聽從、還要反覆思量。「弟兄們,我不是以為自己已經得著了;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向著標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穌裡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這是牧師常常鼓勵我們的說話,亦是他留下在我們心中的形像。


2006年我進入神學院,牧師滿面笑容為我們夫婦禱告。雖然畢業時,牧師已經記不起我們,但是他依舊帶着笑容,好像是非常留心聆聽我們與師母及陳甦靈傳道的談話,而師母也帶看同樣的笑容為我們祝福感謝神。這是我倆在天路上,隨着牧師同行的一個片段,轉眼間已是十多年的事。但是牧師對我們的造就卻是有着屬靈的意義。今天我正在牧師創立的教會真理堂當中學習事奉,唯願我們都能夠同樣掛着從主而來的笑容,按着神的話語,只傳基督耶穌為主,來迎接及培育新一代信徒。在基督裏彼此造就、彼此相愛、彼此饒恕、同心合意興旺福音。



返回目錄


陳牧師, 我們永遠懷念您

2011.02.09 – 吳牛麗華


陳牧師,你是神的謙卑好僕人,是我的屬靈的老師和我最尊敬的人。記得97年剛到溫哥華就參加了陳牧師家裡每星期二晚上的查經班。初信之時,對聖經有很多不明自,就去問陳牧師。最令我佩服的是你好像把整本聖經都裝在腦袋裡,可以隨時說出那卷書的第幾章第幾節,以經解經,使我能明白。感謝你對我屬靈的教導。


記得一個星期二晚上,我早到了,陳牧師你叫我到你的書房裡,送給我一本你寫的書[直到地極],是使徒行傳講義。你還拉著我的手說:「Rebecca,你要好好的在真理上追求。」十多年來,這句話一直激勵著我。


陳牧師,你心裡柔和謙卑,活出了耶穌的形像。每次查經結束後,當我們在門口穿鞋時,你就坐在樓梯口,一邊笑一邊揮手向我們說再見,好像一個小孩子。每次見到您,我都心中充滿感恩。十多年過去了,這些情景還歷歷在目。在一起查經時,你也經常與我們分享你年輕時生命經歷,見證神如何信實。這些事我都記得.我常為此感謝神。


陳牧師,我永遠懷念您!


返回目錄


祢的名在全地何其美

2011.02.09 – 曹杜蜜如


一九九零年七月十五日真理堂開始第一堂聚會,陳牧師是我們的主任牧師。回想當年,他已是過了退休的年齡,然而他仍然承擔牧養一間新的教會。退休年齡並沒有成為他繼續服事神的攔阻。繁重的教會工作、講道、查經、探訪、禱告會等等的事工,並沒有因體力不足而耽擱,相反地,因每星期在他家中的查經班中幾對從中國來的夫婦參加,令他對這些中國的慕道友更加關心。雖然從中國來的移民潮還未到,但陳牧師已有異象,認為我們這教會要開始有國語聚會。對傳福音的敏銳感,是他與神的關係而產生對他們的負擔。


一九九二年二月初,我們在楓樹嶺(Maple Ridge)買了一間餐館,因路途遙遠,並且餐館在營業中,順理成章就不能參加教會星期三晚上的祈禱會。一天下午約在午餐過後,接到陳牧師來電,心想到底有甚麼要事,陳牧會打電話到餐館。電話中他只簡單的說,執事應該參加教會的祈禱會,同心為教會守望。收線後,我心中覺得極甚是為難。一來從餐館到教會的路程,在不塞車的情況下也要四十五分鐘,祈禱會八時開始,我就要在七點鐘離開餐館,那時剛好是晚餐時間,分身不暇;再者,我雖懂得開車,因有耳水不平衡的毛病,所以甚少開車;更糟的是我沒有方向感,到教會的路程中要上高速公路,若錯了一個出口,就不知道會開到哪一個地方;還有晚上開車,要看路牌出口真是不可能的事!內心爭戰不停。然而牧者的教導、提點,又怎能不聽從呢?回想起來,若不是順服,在我的開車記錄中,也不會留下這「輝煌」的成績。而在那漫長的往返路途中,讓我更多時間親近神。感謝陳牧師指導我走神所喜悅的道路,我也學會了不再注目在自己的困難中,而轉眼仰望耶穌,定睛在祂的奇妙慈容。


記得一九九五年陳牧師心臟病發作,是神的恩典讓他的生命延續。記得當時他離開醫院時,醫生說他的生命不會太長,也不適宜講道。但他也曾多次上台講道,上台時是虛弱的身體,卻是越講越有勁。在他病後回家時,聽他女兒說他坐在輪椅上,只要有五分鐘的精神,就寫五分鐘的書;有十分鐘精神,就寫十分鐘。結果他寫作、錄影,不停地為主作工。不像我們有時因為頭痛,或有一點不舒服,就把神的事工放下。陳牧師對神的忠心,是我們學習事奉神應該學習的功課。


有不少信徒(包括國內國外的)請求牧師為他們的初生的嬰孩命名。記得有一位國內信徒透過閱讀而認識陳牧師,卻是素未謀面,她經常藉書信問牧師有關聖經的難題,她告訴我,陳牧師每封信都回覆,而且解答得又簡單又明白。當她的媳婦懷了孩子,她請陳牧師為這嬰孩命名。他們姓何,牧師就用聖經的話給那孩子起了幾個名字,有男有女。當嬰兒出生了,她們就為那女嬰選了「何其美」(詩8:9)這個名字。現在這小女孩已經上學了。聽見她的名字的人,無不說,真是何其美!


返回目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