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en Chan

生平見證


事主心態歷程
八十歲夀辰分享
最難忘的報佳音

——— ———–

 

事主心態歷程

原載於金燈臺雙月刊1994.3第50期

我從沒寫過這類文稿,九二年冬“校園”編輯邀約我寫一篇我的心路歷程倒引起我留意自己這些年來事奉主心態的演變情形,九三年六月份的“校園”發表我的“心路”文稿後,有朋友說金燈臺的讀者諒必也想知道這方面的省思,而該稿似還可以再加補充,於是寫了這篇“我事主的心態歷程”作為再一次反省,與讀者共勉。

一九四五年三月,趙君影牧師與于力工弟兄受邀到重慶的復旦大學團契領奮興佈道會。主藉僕人復興了我,三月十七日決心接受主呼召,立志終身事主。同年七月第一屆全國大學生夏令會,在重慶南山靈修神學院舉行。我跟著復旦團契的大哥大姐們提早到南山的神學院作各種籌備夏令會的工作。大會期間又跟史習枚大哥學習寫海報與會聞。那可算我最早期事奉的小小起步。

一、一無所有
常聽見有人作見證,提到他們獻身應召時經過許多掙扎與捨棄。對我來說,我是一無所有的,我沒金錢、學問、愛情或美好前途為主捨棄。我生長在富有封建大家庭。幼年、少年都不快樂。十四、五歲離家,漂泊在雲南、貴州、四川、西康之間,帶著憤怨的心不跟家人通訊,極端反叛,硬性于,急躁,有雄心,無信心,想自力更生,卻不自量力,一貧如洗。有好幾次瀕臨絕境,是天父看顧我,才不至倒斃街頭,留下了生命。我全所有的就只是這樣的一個人,全獻了給祂。從四五年到現今,我確知深信:
1.祂真的悅納了我的奉獻,使用了這在人看來是可棄的人;
2.我真的作了一項最上算的抉擇。
雖然這數十年來的事奉,也有不少艱辛的日子,但一生中所嘗到的一切溫暖和喜樂,都是從我蒙召事奉主之後才嘗到的。

二、馴良與靈巧
從蒙召之後,我根本沒想到該在那方面事奉神,或該怎樣事奉神。反倒曾有一段頗長的年日,一直專注於上一輩的神僕們怎樣事奉神? 存甚麼心態事奉神?無論讀他們的著作或跟他們交往都留意這方面。我發覺真純 與無知、精明跟詭詐,似乎都很難分開。對我來說,若靈巧就不馴良;或馴良就不靈巧。我要選擇那一樣呢? 我常常在心裡默禱,若我這有限的器皿,二者之中只可選其一,我寧願保持純真、馴良、其他的完全信託在全智全能的神手中。牠能使「淵面黑暗」變為光明,使「空虛混沌」變成井然有序,充滿果實與生命。在我事奉神的年日申,我真的一而再的看見,袖確是這樣一位神。「你要保守你的心勝過一切,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箴4:23)?
我雖不應猜測別人存甚麼心態事奉神,我卻不能不保守自己存怎樣的心事奉神。我無權判斷別人; 但那卻不是我的藉口,可以任憑別人影響我事奉神的心態,因神不是要我去保守別人的心,卻是要我保守自已的心。

三、期望與失望
初期事奉中,常常期望可以跟從一位有經驗的神僕學習,卻一而再的失望,因而以為原來許多自己佩服的人,竟也不過如此。(另一方面又在心裹覺得十分矛盾,如果某人正如我所以為的那麼不夠屬靈,為甚麼神卻重用他呢?)這種想法導致自己不知不覺中驕傲起來,又漸漸放鬆了已往對神的事十分認真的態度。
後來,在主的憐憫光照下,才看見這種觀念根本錯誤,而且對自己所佩服的人們不公平,因為自己私下用一種十分完美的理想標準,暗中去衡量別人,卻又末經準確查證之下,在私心中把他們定了「死罪」。這種定罪,正是主耶穌在世時,法利賽人與文士們私下論斷主的方式。其實,我自己是否經得起那種完美的理想的衡量呢?如果用稱別人的天秤稱稱自己,是否可令別人滿意呢?這種心態,最先受損害的是自己,既使自己失去事奉主的熱誠與忠心,又很容易陷於大膽論斷的罪中。感謝神,在一段時間靈性處於「空虛混沌,淵面黑暗」的光景中,祂把我從這種光景申拯救出來。
其實我們對任何人要挑他的不是,必然有可指責的;要從他身上學習他的長處,也必然能有所學效的。所以說三人行,必有我師焉。

四 、 敬重? 崇拜?
我在自己靈命的追求過程中,曾受好些上一輩神重用的神僕的影響。有些人我有較多時日跟他們一起生活學習事奉,而從他們親自受教。如:趙君影、賈玉銘、王連俊(約翰)、胡恩德、計志文。我都有機會跟他們接觸,從他們的言行中受教,與王明道、宋尚節雖僅有若干次的接觸,但在神學院經常閱讀靈食季刊、楊紹唐的靈工通訊、基督徒報、以及他們的全部著作。從這些神僕的著作言論中得很大助益。其中神藉趙君影牧師使我整個人生有個大轉變,賈玉銘老牧師使我看見一個與神有親密交通的人,如何在禱告讀經中領受神的話。從王連俊老弟兄身上,我學會怎樣細心閱讀神的話‥。這些人影響我一生的追求方向。
曾有一段時間,我似乎太注重他們一生中某一階段或某一事件上的「失敗」,否定他們多年靈命與真理上的造謂,以及一生為主勞苦的貢獻,自己灰心到幾乎不想再作傳道人了。但終蒙主光照我的心,應該留心他們許多其他美好見證、多年的辛勞,以及他們的著作所已給我的助益與影響,我便為他們、為我自己、為神給中國教會的豐富恩典,感謝主恩不盡!我該敬重他們,卻要單單崇拜主耶穌。

五、一生受用的金句
有一節金句,多年來使我心靈在傍徨中可保持堅定的信念。那是保羅對哥林多人說的一句話:「…但各人要照自己的工夫得自己的賞賜。(林前3:8)
保羅提到神的工人為主作工,就像大家在耶穌基督那同一根基上建造屬靈的工程,不同的工人在這同一根基上各自建造他自己那一份工程。「有人用金銀寶石」建造,另有人用「草木禾稻」建造。按照屬物質的工程來說,再同一建築物上,若攪雜不同的材料,必影響整個建築物的穩固,但屬靈的工程不是這樣,各人可以用金銀寶石或草木禾楷建造,可是受虧損的將不是那屬靈的工程「聖殿」、而是那些用廉價材料的「各人」。
沒有別人會真正使我的工程受虧,是我自己;我也不憑別人的忠心作工得賞賜,只能自己忠心而得賞賜。在同一根基上一起建造的人申,神是按照「各人」、「自己」的工夫,給與「各人」、「自己」該得的賞賜的
這節金句常常提醒我自己,別忘記我是要向神交賬,不是向人交賬的,那有資格給我評分數定等級的,是那用袖自己的血買贖我作祂僕人的主耶穌。

六、榮光在望
神曾藉先知何西阿對以色列人說:「我用慈繩愛索牽引他們,我待他們如人放鬆牛的兩腮夾板,把糧食放在他們面前。」(何十一:4)這原是農夫吸引笨牛不斷向前行的方法。我正是一隻十足的笨牛(我的乳名也叫阿牛)。但袖對我,正像放鬆「牛兩腮的夾板」常把屬天的糧草賜給我,吸引我前行。直到如今,我已經一步一步地舉起像一隻笨牛那種姿態的腳步,走了將近五十年了,我似乎已可模糊的望見天邊遠處的光輝,一陣陣的微風,送來隱約可聞彷彿從天上來的美妙歌曲。榮光已經在望!再過幾里就可以走完我這小片段的路程了!

八十歲夀辰分享 2004.07.01

你趁著年幼、衰敗的日子尚未來到,
就是你所說,我毫無喜樂的那些年日未曾臨近之先,
當記念造你的主。傳道書12:1

我在這裡要感謝讚美我們的神. 這節聖經我不單讀給大家聽, 其實是讀給我自己. 一個人必須面對一個事實, 就是生老病死. 如果你說上帝不公平, 最公平是這個. 我為何讀這段經文. 神給我恩典, 使我在21歲就開始學習事奉神, 可以說我用了我青年時代的日子, 並不是我這個人可以被主使用, 而是神的恩典在我身上. 我到現在還沒有小學初級文憑, 但神的確使用我, 特別在文字工作方面.

當我讀這聖經給大家時, 我感謝神, 因為我不是到我衰敗的日子, 到沒有喜嬷的日子, 那時才來事奉神. 今日我更感謝神, 大家這麼多人來到, 使我覺得很喜樂. 這聖經就是說, 你認為可以歡笑的日子沒有了, 來到了. 你們現在每個來, 我很喜樂. 無論你們是站起來, 是唱歌, 是講很多鼓勵我的話, 我都很喜樂.

特別是在這十年之內. 因為十年以前, 我得了很重的心臟病. 心臟病有很多種. 王峙先生現在己經去世. 他知道我有心臟病, 特別告訴我, 心臟有九條命, 還可以活很久, 不會這麼快死的, 你放心, 現在他已被主接去了, 我也知道了心臟病實在有不同階層. 在這十年內, 我感謝主, 直到現在, 那時回到家, 師母問來問去, 希望知道可以活多久. 問的醫生, 都是很多很好的醫生. 有些說一年, 十年也不定. 現在真的十年, 感謝神, 給我在餘下的時光, 在人看來, 不能喜樂的日子已經來到, 但神仍然給我有這麼大旳喜樂.

我經常不能回覆讀者給我的信, 一方面很內疚, 一方面也很快樂. 我認為文字事奉的人, 是牧養成千上萬的信徒是從未見過的. 他們寫信給我, 好像很認識我, 但我不認識他們. 有時很多信很激勵我, 我不認識他們. 我對自己說, 我不作牧師的時候, 我藉著文字服事這些人. 我正在牧養成千上萬我不認識的人. 他們認識我, 我不認識他們. 如果我有信息拿出去, 卻不能幫助他們, 是我對不起他們. 我自己曾經作過幾份刋物編輯, 我從來不敢把我認為不應該的文章發表.

在這裡我稍為題一題, 我最不喜歡有些刋物, 註明, 這文章是作者個人意見, 和我們無關. 這些刋物我從來不投稿. 好像醫生說, 你自己長大了, 這裡很多種藥, 你自愛選甚麼就吃甚麼, 你死了不關我的事, 是你自己選的.

文字事奉不單是文章好, 你和我用文字事奉, 要負責任. 成千上萬不認識你的人, 他們心中對你的期望, 和他們相信你所給他們的是好東西. 我絕對不是輕看很多同工, 不是這個心意. 但這種觀念是教外的人, 生意人, 政治手段的人的方法, 我們一點不需要學他們. 我們學自己的.

我今天的分享, 若有冒犯的, 請你原諒. 願主祝福大家.

最難忘的報佳音

原載於?

一九四二年秋, 筆者進入西康省一間國立專科學院就讀, 全校只有四個基督徒, 六座男生宿舍建在著名的盧山山腳,附近有一個大湖名叫澄海.課室與女生宿舍建在山腰.到處都是高大的松樹. 我們在松林中鋤了一塊地, 鋪上幾大梱稻草作為我們露天聚會點. 逄週三晚飯前聚會、讀經、祈禱、分享. 其實四個人都不懂聖經. 我們四個人是: 有河南來的王守仁弟兄, 江蘇的張得勝姊妹. 但只有一位雲南來的周鑑弟兄讀過一遍新約. 我自己連四福音還沒讀過, 但大家都喜歡繼續下去. 每次參加完這樣半個多小時的「勉勵會」, 都給蚊子釘得體無完膚, 可是聚會雖偶然有四缺一, 甚或四缺二的情形, 但從未間斷過.

聖誕節快到了, 我們想趁機會為主作些事, 終於決定在聖誕前夕報佳音. 用了幾個星期才把四首聖誕節詩歌背熟.

到了當晚十二時,我們在一處山坡集合,裙告後就開始唱詩「聽阿天使高聲唱…」,「普世歡騰…」,「平安夜…」,「以馬內利」.一口氣唱完四首聖誕歌, 整個山坡忽然完全寂靜. 從山腰下望六座男生大宿舍, 完全沒有回應, 上面的女生宿舍就更不用說了. 沒有弟兄姊妹開門歡迎, 更沒有天兵或牧羊人的回應了!

「明月出天山,蒼茫雲海間,長風幾萬里,吹渡玉門關」. 西昌的盧山雖不是玉門關, 當晚吹不停的西北風真像是幾萬里的長風, 把這四個窮尔子吹得全身發抖. 我身上有一件棉大衣, 裡面卻只有單薄的衣褲, 兩腳穿的是一雙編織草鞋套上襪子, 早已凍得麻木了. 大家都呆住了, 不知下一步該作甚麼?

「你們覺得這陣寒風中夾雜著一陣陣牛糞秙草的氣味嗎?」
「是的…我也覺得有一陣牲畜的糞味…」
「啊!那說不定正是兩千年 前吹在馬糟的那陣寒風, 現在再轉吹到我們身上…」
「怎麼可能?……但若是真的, 我倒情願再吹一陣子…」
「可是我們總不能就這樣站在這裡啊! …我們不如一起禱告吧! …
「親愛的主耶穌…我們已經報了佳音, 不知道有沒有人要聽…主阿, 從前祢曾打發天使天兵唱歌給牧羊的人聽, … 現在我們再唱一次, 是唱給祢聽的… 神阿! 求祢聽聽我們的聲音…」

於是我們把那四首聖誕詩再唱了一遍(我們盡所能的只會背這四首), 不停的大風把我們原本柔弱又不大合調的歌聲, 若斷若續, 隱隱約約地飄揚了整個山坡.大風不但掩飾了我們歌聲的沙啞走調, 還增加了不少美感, 又吹起雄壯的松濤, 不時掩蓋了我們的歌聲. 有時連自己也聽不清楚所唱的詩句. 就這樣, 我結束了那晚上的報佳音. 這到底算是為主作了甚麼? …四個人的心情都很難形容, 似乎很喪氣, 又充滿喜樂! 四周似乎是一遍黑暗寂靜, 又似乎十分安寧, 有神在其中!

第二天同學們的反應出乎意外的強烈.有人用粗話大罵:「XXX…昨夜裡是些甚麼人在山坡唱歌, 把我們吵醒了? 」另有人自動為我們解答說: 「你不知道嗎? 他們一定基督徒, 昨夜是聖誕前夕, 他們這樣唱詩叫做報佳音啊…」也有人跑來告訴我們: 「 我從前到過教堂, 我知道你們唱的是聖誕詩. 」又有人來說: 「我也曾參加過教會詩班, 我父母親有時也到教堂…」不過一夜之差, 第二天似乎全校都把昨晚的報佳音當作話題, 有咒駡的, 有好奇的, 有同情的.

最出乎意料之外的是學校圖書館長來找我們. 他說他也是生長在基督教家庭, 不過已多年沒有到過教會, 很多年未聽過報佳音了! 晚上聽見時, 還不知道是本校同學唱的. 當晚特招待我們幾個人吃些西式糕餅, 算是為我們過聖誕節. 他又自動為我們向學校申請一間小課室作為我們每週三晚聚會之用. 在當時這幾乎是絕不可能的事. 我們「勉勵會」的人數一下子增加到將近二十人. 離學校約二十里外的城裡有一間中華基督教會. 他們的牧師聽見我們的事, 決定每月來校一次主領我們的晚會.

這些結果, 每一件都是我們從來沒想過的. 但這小小的經歷, 使我一生深信一件事, 就是確信神也會使用一些無知軟弱的人, 雖僅有不合格的技巧, 不完美的籌劃, 又沒有甚麼事後跟進的遠見…卻真的獻上身心想求神喜悅, 神便為微小的人們補滿了所有的缺久, 主神是應得榮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