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en Chan

沒有人敢再問祂甚麼

(太廿:46)

本章所記,是基督在世的末週中的「辯論日」。末節說:「沒有人敢再問他甚麼」,實在是全章中最好的結語。


1.無言可答(13節): 不少信徒對娶親筵席中那被丟在黑暗裏哀哭的人覺得無辜。其實無論誰都不用為那不穿禮服而丟在外邊黑暗裹的人,有甚麼類似不平之鳴。因為當主人問他為甚麼不穿禮服暗,聖經明記「那人無言可答」。如果主對他有任何不公正不合理之處,他何至於「無言可答」? 何須留待後人為他呼冤?「祂的判斷何其難測! 」「誰作過祂的謀士? 」可向他提供高見呢? 全知全能的神會因偶然的錯誤使人含冤下陰間麼? 其實只有現今活青的人會熱心要替下陰間的人提出上訴,但那些已人陰間的人卻都自認為「無言可答」了。


2.耶穌看出他們的惡意(太廿二:18): 法利賽人和希律黨的人試探耶穌,故意很有禮貌地請教耶穌,「納稅給該撒可以不可以」。但主耶穌卻看出他們來意不善。
禮貌和奉承的話,並不能掩飾人內心的惡意,正如毒藥不會因為用糖衣包青便變成不是毒藥。但最重要的是那被人奉承稱譽的人,會不會受諂媚而動心呢? 當然這種人間虛榮的玩意不能打動主的心。所以儘管那些窺探祂的人裝得很像善意請教,祂卻立即看出他們的惡意來。而我們則常因這類「糖衣」着了迷,半推半就的中了毒,便分不出善惡真偽了!


3.「主對我主說……」(41-46): 主耶穌回答完那些人的問難之後,反問那些自以為精通舊約聖經的法利賽人說:「大衛被聖靈感動,怎麼還稱他為主。說: 『主對我主說,你坐在我的右邊,等我把你仇敵,放在你的腳下。』大衛既稱祂為主,祂怎麼又是大衛的子孫呢?」他們沒有一個人能回答一言。這些舊約專家丁門,對主耶穌的問題,竟啞口無言。他們雖有聖經知識,卻沒有聖靈的啟示,無法理解「主對我主說」中的第二個「主」,既是大衛的後代,怎麼又是大衛的主? 因為他們不明白,「主」必須從大衛的後裔中道成肉身,為人受死贖罪的救贖真理。注意這些辯論是在主耶穌還沒受死復活之前發生的,基督在道成肉身之前已經是「主」,並且祂受死復活而把「仇敵」踏在腳下的經歷,早在舊約大衛受聖靈感動時已經預言 (詩110:1),現今又應驗在新約的記載中了。「無知的人阿」(路廿四:25),為甚麼要向祂問難呢? 為甚麼不誠意求祂的教導和指引呢?

 

Category: 讀經隨筆, 辯道, 救恩

Tagged: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