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en Chan

最難忘的報佳音

一九四二年秋, 筆者進入西康省一間國立專科學院就讀, 全校只有四個基督徒, 六座男生宿舍建在著名的盧山山腳,附近有一個大湖名叫澄海.課室與女生宿舍建在山腰.到處都是高大的松樹. 我們在松林中鋤了一塊地, 鋪上幾大梱稻草作為我們露天聚會點. 逄週三晚飯前聚會、讀經、祈禱、分享. 其實四個人都不懂聖經. 我們四個人是: 有河南來的王守仁弟兄, 江蘇的張得勝姊妹. 但只有一位雲南來的周鑑弟兄讀過一遍新約. 我自己連四福音還沒讀過, 但大家都喜歡繼續下去. 每次參加完這樣半個多小時的「勉勵會」, 都給蚊子釘得體無完膚, 可是聚會雖偶然有四缺一, 甚或四缺二的情形, 但從未間斷過.

聖誕節快到了, 我們想趁機會為主作些事, 終於決定在聖誕前夕報佳音. 用了幾個星期才把四首聖誕節詩歌背熟.

到了當晚十二時,我們在一處山坡集合,裙告後就開始唱詩「聽阿天使高聲唱…」,「普世歡騰…」,「平安夜…」,「以馬內利」.一口氣唱完四首聖誕歌, 整個山坡忽然完全寂靜. 從山腰下望六座男生大宿舍, 完全沒有回應, 上面的女生宿舍就更不用說了. 沒有弟兄姊妹開門歡迎, 更沒有天兵或牧羊人的回應了!

「明月出天山,蒼茫雲海間,長風幾萬里,吹渡玉門關」. 西昌的盧山雖不是玉門關, 當晚吹不停的西北風真像是幾萬里的長風, 把這四個窮小子吹得全身發抖. 我身上有一件棉大衣, 裡面卻只有單薄的衣褲, 兩腳穿的是一雙編織草鞋套上襪子, 早已凍得麻木了. 大家都呆住了, 不知下一步該作甚麼?

「你們覺得這陣寒風中夾雜著一陣陣牛糞秙草的氣味嗎?」
「是的…我也覺得有一陣牲畜的糞味…」
「啊!那說不定正是兩千年 前吹在馬糟的那陣寒風, 現在再轉吹到我們身上…」
「怎麼可能?……但若是真的, 我倒情願再吹一陣子…」
「可是我們總不能就這樣站在這裡啊! …我們不如一起禱告吧! …
「親愛的主耶穌…我們已經報了佳音, 不知道有沒有人要聽…主阿, 從前祢曾打發天使天兵唱歌給牧羊的人聽, … 現在我們再唱一次, 是唱給祢聽的… 神阿! 求祢聽聽我們的聲音…」

於是我們把那四首聖誕詩再唱了一遍(我們盡所能的只會背這四首), 不停的大風把我們原本柔弱又不大合調的歌聲, 若斷若續, 隱隱約約地飄揚了整個山坡.大風不但掩飾了我們歌聲的沙啞走調, 還增加了不少美感, 又吹起雄壯的松濤, 不時掩蓋了我們的歌聲. 有時連自己也聽不清楚所唱的詩句. 就這樣, 我結束了那晚上的報佳音. 這到底算是為主作了甚麼? …四個人的心情都很難形容, 似乎很喪氣, 又充滿喜樂! 四周似乎是一遍黑暗寂靜, 又似乎十分安寧, 有神在其中!

第二天同學們的反應出乎意外的強烈.有人用粗話大罵:「XXX…昨夜裡是些甚麼人在山坡唱歌, 把我們吵醒了? 」另有人自動為我們解答說: 「你不知道嗎? 他們一定基督徒, 昨夜是聖誕前夕, 他們這樣唱詩叫做報佳音啊…」也有人跑來告訴我們: 「 我從前到過教堂, 我知道你們唱的是聖誕詩. 」又有人來說: 「我也曾參加過教會詩班, 我父母親有時也到教堂…」不過一夜之差, 第二天似乎全校都把昨晚的報佳音當作話題, 有咒駡的, 有好奇的, 有同情的.

最出乎意料之外的是學校圖書館長來找我們. 他說他也是生長在基督教家庭, 不過已多年沒有到過教會, 很多年未聽過報佳音了! 晚上聽見時, 還不知道是本校同學唱的. 當晚特招待我們幾個人吃些西式糕餅, 算是為我們過聖誕節. 他又自動為我們向學校申請一間小課室作為我們每週三晚聚會之用. 在當時這幾乎是絕不可能的事. 我們「勉勵會」的人數一下子增加到將近二十人. 離學校約二十里外的城裡有一間中華基督教會. 他們的牧師聽見我們的事, 決定每月來校一次主領我們的晚會.

這些結果, 每一件都是我們從來沒想過的. 但這小小的經歷, 使我一生深信一件事, 就是確信神也會使用一些無知軟弱的人, 雖僅有不合格的技巧, 不完美的籌劃, 又沒有甚麼事後跟進的遠見…卻真的獻上身心想求神喜悅, 神便為微小的人們補滿了所有的缺久, 主神是應得榮耀的.

禱告: 親愛的主神, 在你裏面成為新造的人是寒風吹不倒的. 求主潔淨我們的心靈, 讓聖靈把天兵的歌聲不斷吹進我們的心靈罷!

 

 

Category: 生平見證, 聖誕節, 全職事奉, 工作

Tagged:

Leave a Reply